最新消息

贪与贫——合伙的故事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前几年,管就和亲戚合伙在县城开了一家诊所。管的父亲是名老中医,妇科方面是一绝,在四邻八乡很出名。管得了父亲的嫡传,又去省里进修过,医术算是不错的。 

在诊所里,管负责技术,他亲戚管钱管账,说好了赚了钱平分。诊所生意做得很红火,兴旺了几年,矛盾也渐渐浮现——亲兄弟明算账,这账目却一直不清不楚的。开诊所后,管这些年只分了三十来万,他亲戚看来却远不止拿这么多钱。他原来穷的叮当响,现在既买房,又买车,还还了二十来万的欠款,这让管不由得疑虑丛生。为此双方摩擦不断,矛盾不断升级。 

前年5月份,管的亲戚“不小心”把帐目烧了。对管说:“我们还是散伙了吧,诊所我接着开,给你三万块钱,你看如何?”这么红火的一家诊所,远不止值这个价的,这等于把管一脚踢了。

管气得不行,当晚拿回那三万块钱。连饭都没吃,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屋里生闷气,任谁叫也不开门。第二天,管的老伴听着没动静了,感觉不对劲,让人强行打开屋子,才知道管吃了安眠药。幸好发现及时,抢救了过来。 
  
这边管还在医院没出院,那边诊所里也跟着出了事。管的亲戚接收了一名产妇,这产妇本身有病,妇幼保健所都不敢接。送到这里,就是冲着管的名气来的。但他们不知道,管已经离开诊所了。管的亲戚想着,没了管这臭鸡蛋,就不信做不成槽子糕(鸡蛋糕)。但他确实没做成——接生过程中产妇大出血,诊所手忙脚乱了一番,最后母子双亡,一尸两命。家属将遗体摆放在诊所门口,写了横幅:“还我老婆,还我孩子”,高悬在诊所楼顶。管的亲戚又卖房又卖车又借钱,凑了三十七万,总算把事情摆平了。在这个小县城,这事一出,几乎人人皆知,诊所从此没有了生意,很快倒闭。

管的亲戚原来挣来的钱,还是从原路上倒回去,辛辛苦苦多少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管虽然一时没想通,但抢救回来后,身体并无大碍,名声与钱财都没有受损,算是全身而退了。“聪明人”天报应,老实人天照应,很快就泾渭分明了。

按语:
从贪到贫的距离,只差一点点。这一点,就是业力。很多人不信因果,做事没有底线,总觉得巧取豪夺,就能掌控命运与财富。但实际上,在业力作用下,事情往往非人力所能控制。总是会在意料之外前功尽弃,毁于一旦。《增广贤文》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以不义之行为,贪不当的财富,源头不清净,结果能好得了吗?

备注:此事例来源于吾意东来的帖子。
 

Baby宋

༺ 忍辱 ༻
前几年,管就和亲戚合伙在县城开了一家诊所。管的父亲是名老中医,妇科方面是一绝,在四邻八乡很出名。管得了父亲的嫡传,又去省里进修过,医术算是不错的。 

在诊所里,管负责技术,他亲戚管钱管账,说好了赚了钱平分。诊所生意做得很红火,兴旺了几年,矛盾也渐渐浮现——亲兄弟明算账,这账目却一直不清不楚的。开诊所后,管这些年只分了三十来万,他亲戚看来却远不止拿这么多钱。他原来穷的叮当响,现在既买房,又买车,还还了二十来万的欠款,这让管不由得疑虑丛生。为此双方摩擦不断,矛盾不断升级。 

前年5月份,管的亲戚“不小心”把帐目烧了。对管说:“我们还是散伙了吧,诊所我接着开,给你三万块钱,你看如何?”这么红火的一家诊所,远不止值这个价的,这等于把管一脚踢了。

管气得不行,当晚拿回那三万块钱。连饭都没吃,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屋里生闷气,任谁叫也不开门。第二天,管的老伴听着没动静了,感觉不对劲,让人强行打开屋子,才知道管吃了安眠药。幸好发现及时,抢救了过来。 
  
这边管还在医院没出院,那边诊所里也跟着出了事。管的亲戚接收了一名产妇,这产妇本身有病,妇幼保健所都不敢接。送到这里,就是冲着管的名气来的。但他们不知道,管已经离开诊所了。管的亲戚想着,没了管这臭鸡蛋,就不信做不成槽子糕(鸡蛋糕)。但他确实没做成——接生过程中产妇大出血,诊所手忙脚乱了一番,最后母子双亡,一尸两命。家属将遗体摆放在诊所门口,写了横幅:“还我老婆,还我孩子”,高悬在诊所楼顶。管的亲戚又卖房又卖车又借钱,凑了三十七万,总算把事情摆平了。在这个小县城,这事一出,几乎人人皆知,诊所从此没有了生意,很快倒闭。


管的亲戚原来挣来的钱,还是从原路上倒回去,辛辛苦苦多少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管虽然一时没想通,但抢救回来后,身体并无大碍,名声与钱财都没有受损,算是全身而退了。“聪明人”天报应,老实人天照应,很快就泾渭分明了。

按语:
从贪到贫的距离,只差一点点。这一点,就是业力。很多人不信因果,做事没有底线,总觉得巧取豪夺,就能掌控命运与财富。但实际上,在业力作用下,事情往往非人力所能控制。总是会在意料之外前功尽弃,毁于一旦。《增广贤文》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以不义之行为,贪不当的财富,源头不清净,结果能好得了吗?


备注:此事例来源于吾意东来的帖子。
阿弥陀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