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三群南通-沧海师兄学佛缘起上

青 莲

༺ 持戒 ༻
2012年4月初,接到我大哥的电话:老爸得了肺癌,晚期,可能不行了。

晴天霹雳一样的电话,没有任何征兆的一通电话。我“啊?!”了一句,就伏在桌子上大哭。



父亲从春节前几天,一次不经意的感冒以后就开始咳嗽不止,我妈一直让他去医院检查,我爸一直不肯,总跟我妈说:我不去,去了我就回不来了。3月底的一天,我爸在院子里,咳嗽的时候,痰里带血,我妈就急哭了。带他去医院做检查。

一查,肺部肿瘤,要确诊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要做切片做病理分析。但是因为我爸常年心脏不好(心律不齐、房颤等),没那个条件做切片,医生说,就我爸那个心脏,肺部肿瘤切片还没取出来,人已经在病床上走了,而且我爸的肿瘤位置在肺部主要血管的入口处,就算是良性的,也不好做手术(得切除整个肺)。

我妈带着我爸做以上检查的时候,没有让我们兄妹四个知道。直到最后两家医院的医生都做了最后的判决,我妈这才告诉我哥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哥打了个电话给我。



我马不停蹄的回到家,找朋友,去了市里检查,又去了军区医院,结果都是一样的。

为了安抚爸爸,我们骗他是肺炎,回到县城医院住几天院,挂个消炎水就好了。这样,我请假和我老公带着孩子回家住了一段时间。就这样,住了一个星期的院,我爸就知道了自己的病情。然后他就不肯住院了。



回到家,我们开始了各种土方法的寻找之路。也就是在那一年的5月份,我第一次参加了公司组织的春游。以前,公司每次组织春游,我都不参加,因为我一直想带我爸妈出去玩一次,但是我爸身体不好,不能长时间乘车(我结婚我爸都没能来),所以工作这么多年,春游的时间,同事出门,我就回家陪我爸妈了。2012年的5月份,公司的旅游地点是厦门。我爸说什么也不肯我这一次回家呆着,一定让我参加,因为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好好的参加过公司的旅游。

一再的僵持下,我还是听从了我爸的安排,去了厦门。

旅游的景点中,有个南普陀寺。那天一早去了南普陀寺,我不知道为什么,进去就不想出来了,对导游说,今天我不跟你们走了,晚上我自己回去。那个时候没有接触佛法,对佛法一点点都不了解。想起我爸的一生,想起我欠爸爸那么多,却什么也做不了,我跪在南普陀寺那个大大的“佛”字面前痛哭,一直念叨: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10年的生命换我爸一年的留存。



从厦门回来,一个我现在也搞不清楚的网友突然让我给我爸念大悲咒。那个时候,不知道大悲咒是什么,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三个字。但是,病急乱投医,只要对我爸有用的,我都要试。那个网友就发了个链接给我,下载了一个大悲咒的MP3格式的内容。还有文字。(后来接触佛法才知道,那是藏传的大悲咒)。



我爸那时候躺在床上,已经不能好好的念大悲咒了,有点接不上气。那个网友就说,你让他听,也一样的。

然后我在公司念,给他回向。我弟弟把笔记本电脑搬到我爸床前,24小时给他播放大悲咒。



虽然我不知道这什么意思,我爸妈也听不懂大悲咒是什么,但是我妈告诉我,听了大悲咒,我爸全身舒服,她也特别爱听,所以我念起来就更加有劲。

但是,就像地藏经里说的,“业障或故”,大悲咒播放了一段时间以后,邻里一些老人家,天天跑我家说我爸妈:你们别信什么佛教,泥菩萨过河都自身难保了,还大悲咒,你看看,这字都是咒人的,赶紧信我们基督教吧,主能让你上天堂。

刚开始的时候,我爸还说几句:佛教基督教,都一样,都一样。

但是时间长了,经不住他们每天都去。我爸妈干脆把大悲咒给停了,不播了。



这后来,就有朋友推荐我给我爸诵《地藏经》。那时候,也不知道《地藏经》是什么。朋友让我去寺院请,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请了一部《地藏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请回家以后,我都没翻开过,直接进了书橱。此后一直到我爸离开我们以后,我才再次拿出来。



就这样,在我妈的精心照料下,我爸虽然躺在床上,但是精神一直还是蛮好的。

8月中旬,我爸开始连续几天对我妈说:我七月十五要走了。接下来就开始不吃也不喝。

因为我爸每天都在跟我妈说他要七月十五走,我妈有一天生气了,对他说:你好好的,十五那天要不死,我还能拿棍子敲死你啊?!

我爸还生气说:我跟你说了,你不信,到时候耽误我事情,我跟你们没完。

从那天开始,我爸自己开始安排自己身后事,包括自己的阴宅,也说好了要哪块地,他咽气以后要谁谁谁做什么做什么,事无巨细,都安排到了。然后就很安心的天天躺床上。

我妈看他嘴干,就跟他说:喝口水润润嘴唇吧。 他生气:说了不喝就不喝,你们该干嘛干嘛。



到七月十五那天,我爸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吃饭喝水了。这曾经一度成为我家和邻里的一大奇迹。

那天一大早,我爸躺床上精神还蛮好的,早饭时间还没到,他先对我妈说:给我弄点水喝喝。我妈端了一杯水给他,他抿了一口就好了。

然后对我大哥说:给我穿衣服。(意思穿寿衣。我们老家的风俗,人在咽气之前穿了寿衣死后才能得到,咽气以后穿的是得不到的。)

因为看他精神头还蛮好的,我大哥就装没听见。我爸就生气了:叫你给我穿衣服,没听见啊?!

我大哥小声说:真穿啊?!

我爸冲他一句:说了穿就赶紧穿。

于是就伺候我爸把寿衣都穿好。衣服穿戴整齐,我爸躺下去的那一刻,就再也没说话。。。。。。。。。。。。。。。。。。。。。。(一年半过去了,我想起这一刻,还是忍不住泪如泉涌)。



不失父母,不体挖心痛。可是按照风俗,我们不能哭。那一夜,我静静的坐在父亲床前,看着父亲那么安静的躺在我的面前,可是他不跟我说话了。我妈说不能碰他,好吧,我伏在他的床前,透过他宽大的袖子,看着他那曾经摸过我的粗大的手,我真的感觉他只是睡着了,因为手背上的静脉好高,跟平时一样,皮肤看上去那么有弹性。后半夜,我伏在他面前,闻到爸爸袖子里一直有一种香味飘出来,什么香味,我不知道,似曾闻过又那么陌生的感觉(也不是我后来闻到的檀香味),感觉好好闻。



按照风俗,第二天上午,我爸就要被送去殡仪馆火化了。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看他。

伏在他面前一夜,我终于能够再摸摸他了,我忍不住就握起他的大手。为什么没有想象中的阴冷和僵硬?父亲的手,那么就容易被我顺势抬起来,手指有那么自然而然的弯曲的“握”了我的手?

我妈也赶紧过来摸他另外一只手,为什么这样?好奇怪???

我按了按爸爸手背上鼓起的静脉,好有弹性,好有弹性。。。。。忍不住我就顺着他的手臂往上摸,摸到他的腋下,居然还有温热!!!怎么这样?怎么这样???

同时,舅舅掀起盖在爸爸脸上的纸,他低声惊呼:怎么这么好看,没有老相了,跟年轻的时候一个样了。

可是,时间到了。他要被抬走了。

裹尸袋放在地上,有人来要把我爸抬到裹尸袋里送走了。按照他们的经验,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就可以了。

可是,两人按照经验,没有抬起来。我爸还软的,跟睡了一样。。。。。。惊奇的同时,他们加了人,把我爸抱紧裹尸袋。抱我爸的人说了句:怎么这里还热乎乎的(胸口的背部位置)。

那一刻,我撕心裂肺,这一切,都让我产生了错觉。我爸没有死,你们为什么要把他放进裹尸袋?为什么要把拉链拉起来?为什么要把他送走?我哭的昏天暗地撕心裂肺。怎么追车追到马路上的,又怎么回到家的,我一概不知道了。



按照风俗,我是女儿,不能跟车去火葬场。我大哥、二哥和弟弟去的。从火葬场回来以后,我大哥连着三天不肯吃不肯喝也不哭也不说话(后来才知道,是我大哥亲抱着我爸下车的,抱着爸爸的大哥,感觉到爸爸那么柔软,也感觉爸爸没有死,而是他亲手把爸爸送进了火炉。。。。)。



哥哥弟弟捧着爸爸的骨灰盒回到家,我晕厥了。那么高大的爸爸,这么小小的盒子,怎么装的下你?哭过以后,我觉得,我该好好的陪着妈妈。

静静的陪着妈妈坐在床边,我压抑自己,不让自己哭。比我更难受的,是我的妈妈。



可是,给爸爸洗的大照片回来的时候,我还是没能忍住,抱着我爸的照片,又一次哭的死去活来。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烧在火盆里的纸钱,都悠悠的飞起来,绕着我一直不停的转啊转。

我妈哭着说:丫头你别哭了,你这么哭,你爸心疼,他这是想抱你呢。

听妈妈的话,我不哭。我给爸烧纸钱,告诉爸爸,我不哭,我听话,让他放心。纸钱,悠悠的都落下了。。。。把旁边的人都看呆了。



就这样,按照爸爸生前的安排,把爸爸送走了。

[ 本帖最后由 青莲-心经组 于 2014-3-4 11:50 编辑 ]
 

素心禅

༺ 持戒 ༻
[font=新宋体]阿弥陀佛,沧海师兄写的太感人了,看的眼泪都出来了[/font]
 

红豆

༺ 持戒 ༻
不失父母,不体挖心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惠风

༺ 忍辱 ༻
沧海师兄的学佛缘起(下)
回到南通,我一度沉浸在痛苦里不能自拔。这个时候,又有师兄(那个时候还不能算师兄,因为我还是对佛法一窍不通)跟我提起了地藏经。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想起被我塞进书橱里几个月的地藏经。好像拿起地藏经就跟看到我的父亲一样,一下亲近的不得了。



翻开地藏经的一瞬间,我就愣住了。

为什么?地藏经的第一页,是地藏王菩萨的圣象,而我,曾经在我爸病重期间的某一天,在梦里清清楚楚的见过地藏王菩萨啊!可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是地藏王菩萨。

在我梦里出现的地藏王菩萨,衣着陈旧的烟灰色的僧服,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站在一堆人的前面,不知道讲什么。我站在人群里,只看见他右手拿着一个大头拐杖(后来才知道那是金锡杖啊),左手拿着什么看不见,被前面的人挡着。当时在梦里我还在想:我怎么在这里听一个和尚讲话?他讲什么呢?这个梦,很清晰,但是醒来以后也就被我当作一个很寻常的梦抛之脑后了。

那天,看到地藏经上的地藏王菩萨圣象,我一下就认出来了,虽然地藏经上的地藏王菩萨穿着金色的僧服,可是他的模样我认得,他的“拐杖”我认得!

忍不住我就泪如泉涌。



于是,第一部地藏经,就在那天开始了。

从最初需要三个小时还伴随着嗓子的干痒疼痛,到后来的一个小时伴随着嗓子里不断有甘泉,诵地藏经的美好,越来越让我高兴。



在这期间,我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加入了一个佛法群,知道了南通的延寿庵,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就给我爸立了牌位给我爸做了超度;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9月底我就皈依了。



我爸七七的那天,我发愿:按照地藏经上说的,过了今天,我爸就要去他该去的地方了。今天晚上我不睡觉了,给我爸诵地藏经,诵完地藏经就诵大悲咒,大悲咒完了就念佛,一夜不睡,算是能给我爸做的最后的努力了。



可是鬼使神差,从来不让我陪着睡觉的丫头,那天晚上非缠着我,让我陪她睡觉,说,哪怕等她睡着了我再起来念佛也行。

实在拗不过她,我就合衣躺在她旁边,想等她睡着了我就起来诵经。

可是,我躺下去,不知道丫头有没有睡着,我先睡着了。而且,这合衣一睡,居然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5点才睁开眼!还是被梦惊醒的。

梦里,我跟我爸见面了,我们拥抱这彼此,好开心好开心的谈心,说笑,我真真实实的感受到爸爸的怀抱很温暖很温暖。后来,我爸看着我说:丫头,我已经死了。

我在梦里一点也不悲伤,很安静的问他:我知道你已经死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死呢?

我爸眼睛看着远方,似乎在沉思要怎么回答我的问题。可是还没等到他的答案,拥抱着我的爸爸,在我的怀抱里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球体,然后慢慢消失不见了!那种真实的温暖的拥抱,一下变的空落落的,好难受好难受。。一下就醒了。醒过来的我,感觉我爸的温暖还在我的怀抱里,可是怀里空空的。(哪种感觉,体会过才知道)。

惊坐起来,一看时间,5点了!?!?!?5点了!!!!

说好要一夜不睡的呢!!连起码的最后一部地藏经都没有诵啊。还什么大悲咒,还什么一夜佛号!!我悔啊、痛啊。嚎啕大哭!



送了丫头去上学,我连班也没心思上了,跑到师父那边,跪在菩萨面前又是一阵悔过和痛哭。后来跟师父一聊,师父一席话,才让我安心了。



师父说,你的愿力,你父亲已经收到了,你一夜不睡觉他要心疼的,所以才安排你丫头缠着你让你睡觉的。他最后成了一个透明体,也是非常非常殊胜的,你放心好了。以后你学多了就懂了。



至此,我就知道,佛法真实不虚的。从此对地藏经就放不下了。

再后来还有妈妈告诉我,她梦见爸爸生前的房间,到处是漂亮的鲜花,而我妈的房间里就老陈旧的。在梦里我妈还生我爸的气,说把自己的房间收拾的那么漂亮,不管她。---- 这一点,学佛的师兄们,你们都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同样,我爸一周年那天,我丫头突然跟我说:妈妈,我想外公了。

我一惊,她和我爸相处的时间少的可怜,跟我爸可以说基本没什么感情,他怎么会这样说。我问她:你怎么突然想外公了?

丫头说:是啊,我天天见外公,现在见不到,就想了啊。

我:你天天见外公?哪里见?

丫头:梦里啊。

我:那你再见到他,告诉他,让他念阿弥陀佛啊。

丫头:不见了啦。我们说好见100次的。100次已经满了,以后不见了,我和外公约好的。外公每天带我出去玩,外公年轻好帅呀,还有好多外国人。。。。

我:你天天见外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丫头:那你也没问我呀!





学佛越久,反过头来看我爸,我就越觉得佛法的真实不虚。

我爸一辈子,做建筑行业,这个行业不杀生不造业;

我爸一辈子,不管什么天气,只要邻里有什么困难找他,他都去帮忙,哪怕最后几年,蹲一会都会脸发紫。所以我爸在最后生病的日子里,邻里都把我家门槛踏破了,去了就哭:什么人死你不能死呀,你死了这半边天就塌了;

我爸一辈子不杀生,什么过年过节杀鸡杀鹅的,我爸从来不敢伸手;

我爸一辈子不恶口,从来不骂人,不对人恶口相向,即使是对我们几个子女,最多也就是生气的时候口气冲一点,从来都不骂;

我爸一辈子教育我们兄妹几个走到哪里不要闹事,吃亏就是福;

我爸一辈子不爱荤,有什么肉啊都不吃,一顿一顿的都留给子女、孙子吃,他就喜欢几口小酒,咸菜加花生米……

所以,我爸生病到最后,一点痛感都没有。都说癌症十个有十一个都是痛死的,可是我爸最后一点也没痛,我们给他事先准备好的吗啡,一个也没用的上。

所以,我爸到最后走的时候,出现了我们那村里不曾出现过的,柔软如棉的身体;

所以,我爸能提前半个月知道哪天要离开;

所以,我爸离开之前辟谷(当然,辟谷我也是后来佛法学多了才知道),以确保走的时候干干净净;

所以,我爸给我示现了这么多,让我知道了佛法的真实不虚;



也因此,我知道,我爸这辈子,就是来度我的。

也因为我爸,我知道了,做人就是修行。修行是用行动修行,不是用嘴修行,否则难以成就。

所以,我有什么理由不做好生活中的自己?我有什么理由不坚持!?我有什么理由懈怠?
 

小昕

༺ 布施 ༻
感人肺腑,南无阿弥陀佛{:5_122:}南无观世音菩萨{:5_122:}南无地藏王菩萨{:5_122:}
 

huanxi

༺ 布施 ༻
想起了我逝去多年的爸爸。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李沧海

༺ 布施 ༻
{:5_125:}{:5_125:}
转眼三年多时间了。
父亲带给我的一切,如此清晰。
感恩父亲引我亲近佛法。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