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用心感受莲花香

妙省

༺ 布施 ༻
一直想提笔记录自己这半年多的修行感悟,由于懒惰,迟迟未果,但这半年多不间断地修行、功课对我内心悄然的改变,当在我此刻回顾时,尽现眼前。梳理思绪,将其见于文字,算是给自己内心一个纪念吧。感恩佛菩萨每时每刻守护于我身旁,给我力量。
在我的意识里,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信佛的,但是现在明白,曾经以为的信佛,有太多迷信和执着。迷信于不予自我约束,只要在佛面前真诚祈祷,就能有所回报;执着于内心的贪嗔痴,不愿放下。

去年初,我开始诵经,但那时候有很多盲目,比如早上诵《地藏经》一部分,晚上诵《阿弥陀佛经》,过段时间又改成诵《金刚经》。初识一部经文,觉得备受鼓舞,句句深入我心,但是当每天都做同一件事,诵同一部经的时候,就有很多敷衍的情绪,像是一种任务。而且由于内心浮躁已久,多年来又积累下来太多的业障,心更多的放在做完功课,而不是做好功课上。在平时的生活中,对自己的行为也没有太多的约束,自认为这也是顺其自然。现在想想,实属可怕。但是即使是那样每一日无规律的诵经,对我后来树立种种信念,也是有很大帮助的。一切都是因缘,或许我就应该有那样的一段日子,才会有现在的规则。

真正让我内心开始有一个转变的,是第一次听弘庵师父讲法。师父那次讲的是《八大圆觉经》。那也是我第一次和师父、师兄们坐在一起,在那么好的磁场中,感受无上甚深的微妙法。说实话,去之前就是想去听听,但是当师父缓缓走进大殿,当《炉香赞》灌入耳中,我的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下来。此刻我仍能感受到那种氛围的力量。我一直在哭。我跟不上大家的节奏,只是哭,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后来我也不想追其原因了,因为我心在那一刻已被冲刷,这就是原因。

后来只要有法会,只要我有时间就必定会去。在师父的带领下,和众多师兄一起做佛事、一起放生,让那么多小生命重获新生等等,这一切,真的是自在未曾有啊!在这个无形的过程中,我开始逐渐树立真正的正知正见。正知正见,对于一名佛弟子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没有正知正见,就像过去的我一样,虽然拜佛,却是迷信。

2015年7月25日,我正式皈依。我是一个特别纠结的人,这之前,是否皈依也让我纠结了很久。总是担心自己做不好,心理上还没有十足的准备,以顺其自然为借口,拖延皈依,但是内心又有那种向往。突然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静想:我为什么没有勇气皈依?因为我不敢于承担一个佛弟子的责任,有这么多的担心,其实不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而是对佛菩萨的不信任。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一定要皈依,给自己一个最好的交代。于是在7月25日法会结束后,我接受了皈依仪式,成为一名正式的佛门弟子。记得快乐师兄给我填写皈依证的时候,让道悟师父给我起个法名,我说能我自己起吗?师父同意了。我给自己起的法名是“妙省”,反省的省,一方面觉得自己做错过的事,如恒河沙般不可计量,我必须时刻观照自己,不忘反省。另外也只有真正懂得自我反省,才有可能少起恶念和妄心,更好地控制自己种种习气。在佛堂,师父给做皈依时,在佛菩萨面前,用心诚挚地发心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时候,看着皈依证首页“以戒为师”四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归宿了,无比庄严。我将用我后半生所有的时间,来走好这条修行之路,用生命捍卫佛法的无上庄严。

后来因为种种的因缘,我在师兄的影响下,开始拜忏。我拜忏时间不长,到今天也不到六个月。从最初的每日一忏,到现在的每日三忏。每一天我都不敢懈怠,无论冷暖病痛。拜忏让我身心都经历着很多的变化。无论是对亲人的愧欠、对恶行的悔恨、对佛菩萨的感恩,所有的情绪,都蕴藏在五体投地的每一拜中。每一天四点半起床,不敢多躺一秒,怕自己就睡过去了,洗漱后燃香拜忏。拜忏最初我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特别是从开始连续三忏的时候,我担心我的腿不等到老了,就会断掉。那种疼痛,真是钻心。我的体重也从拜忏前的60公斤,短短三个多月降到52公斤。以前怎么运动也不能瘦下来,现在突然瘦了,反而害怕了。我到处问那些功课比我精进的师兄,怎么办呀。一个师兄给我说:你放心,没有人会因为拜忏拜死的!这句话我深刻记着,每次拜不下去了,我就想起这句话。在师兄们的鼓励下,我没有对拜忏产生的种种身体不适采取任何措施,就是一心拜忏,心绪飞了也拜、杂念来了也拜、不在状态也拜,反正要让自己沐浴在佛光中。现在我终于熬过来了,那段难熬的日子让我特别受益。我的腿已经不再有任何疼痛了,身体虽然瘦但精神很好,反而不像贪睡的时候那样萎靡不振。我想先坚持每天三忏一经,晚上打坐专念佛号、工作中开着念佛机,让自己沐浴在佛光里。先不增加功课量了,师父说“恒”能改变一切,我要更好地提高功课的质量,改变心的专注。

今年十月一日,有师兄们组织去五台山行脚,去过的师兄都说虽然一路艰辛,但大家一起在这个过程中,修行功课,无比殊胜。我几乎是提前一个月就做出行的准备了,并求佛菩萨加持我,让我能顺利到达。准备的日子里,遇到很多的阻碍,但最终都一一解决。我想我和五台山还是有很深的缘分的,第一次决定来就可以来了。就在我临行前两天,得知对象的家人都感冒了,比较厉害,家中刚满一岁的孩子突然没有人照顾。发生这样的变故,我的心掉到谷底。我一下子迷茫了,是佛菩萨再一次考验我去五台山的诚心吗?还是考验我的孝心?我真的不知道了。因为自己太想去,所以思维方式其实也是倾向于自己,而不是利他的。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正确的,觉得如何选择都有道理。9月30日一早,我来到崇明寺,我知道这里,会给我一个最好的答案。和师父师兄们诵念佛号完毕,我正巧碰到道悟师父,我把困惑告诉师父,师父淡然微笑地问我:“你去五台山,你的心安静吗?”我说不安静,师父说:“那你去有什么意义呢?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机缘到了自然会去”。我心顿时明朗很多。随后,身边一位老师兄走来。每次来寺院都会看到这位老师兄,他是那么祥和安静,总是让我不由想起“相由心生”这个词。老师兄对我说:“自己的业障不是仅仅靠拜山来消除的,是靠行善事来偿还的。无论是我们心里的佛,还是崇明寺的佛,还是五台山的佛,都是一个佛呀。放下生病的家人去拜山,这不是真学佛呀。”我顿时豁然开朗。立即决定取消第二天的行程。回家我把这段经历告诉家人,告诉他们佛法是多么的慈悲,他们无比感动。

五台山之行失败告终,但是佛菩萨却在这件事情里,让我明白很多,也为我以后修行指明一个大方向:功课也罢、拜山也好,最终是为了让我们的心有所转变,变得更清净、变得更善良。心不变,再多功课即使受益甚微,也不过是浮于表面罢了。

前不久,共修的师兄们发起一个安放太阳能念佛机的善举。就是将太阳能念佛机安放在户外,让无数有形无形的众生,都能24小时听到佛号、忏悔文和地藏经。我请了十台念佛机,并在佛前发心,一定要把他们放在合适的地方,让更多的众生听到佛号声,因此受益。观音菩萨成道日那天,我和觉空师兄来崇明寺参加完法会,本打算下午就回家休息一下,第二天和她去插念佛机,没想到觉空参加完法会就很有精力地要马上就去,早日让众生听到佛音。说实话,我想回家睡会儿觉了,但碍于情面,还是和她一起前往了。回到家我真的觉得有些崩溃了,《地藏经》还没有诵完,心里有点烦。安定心绪后我开始继续诵经,我以为我会精力涣散,没想到字字句句格外清晰,诵经过程没有丝毫困倦,心情格外愉悦。第二天,我们又带着几个念佛机,把他们插放在火葬场的房顶、烈士墓前,还有安息堂的房顶上。这过程中,也因种种外在因素,遇到各种问题,却一定有人和办法化解,最终圆满收场。正如觉空说:你看吧,只要行善,就一定会遇到善缘。无论是在火葬场,还是烈士骨灰盒前,我们没有丝毫害怕,但却悲从心起。人生多么无常,这一刻我还在这里写下心情,下一刻又会怎样呢。

这一次在这种身体难受的情况下,坚持行善,我的心第二次发生一个大的改变。我明白了,发心行善是可贵的,但更可贵的是,在“舍”的状态下行善:或舍弃自身欢愉的感受、或舍弃自身仅存的财物、或忍受身体倦怠痛苦等等,仍以行善为首要。从抱怨疲惫到之后体会到其中无法言喻的感受,其中种种微妙,相信只有用心在其中,方能体会得到。而随着善行的积累,我们对佛法经文的理解,更加真实透彻。有时读一百遍经文也仍停留于文字,却在一次坚韧突破中悟出不少真意。太殊胜奇妙了。还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以前是通过诵读,在遇到烦恼的时候,说服自己心无挂碍,从而无恐怖。而超越障碍行善则不同,它不是人为提醒自己,而是心中油然而生。这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期待并无比珍惜的,佛菩萨的加持吧。

走过这场经历后,我更充满信心,发心一定要突破自己的种种习气障碍,好好做善事。我在佛菩萨面前说了很多我的感受。晚上我做了一个无比殊胜的梦:弘庵师父来我家,临走前到我的屋子里去换袈裟,但久久没有出来。我于是进去看,发现我洁白的墙上全是泥点子,师父用抹布一个一个给我费力擦。我说师父我来擦吧,师父问我:你拿什么擦?我说,我用砂纸擦。师父说:好啊,记住这是你说的哦!梦很长,但我能清晰记住的,就这些。我想这正是佛菩萨要对我说的话吧,佛菩萨如此慈悲费心教化我,托梦让带我走入佛门的师父,来亲自给我力量,让我记住自己的承诺,勇敢向前,一心不变走下去。

现在我真的觉得我和佛菩萨的心更近了。过去的日子里,在无形中期待着这种亲近,然而在真发心从善为第一时,无需刻意期待,佛菩萨就会让你自然感觉到这种亲近,非常微妙。并且佛菩萨一定会用一种方式,给我们注入勇气、耐力和由此而生的信心。这一切的感受,用每一部经文之前的那段偈子来诠释,最能表达我的所有感动和感恩:“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大量行善吧,不遗余力,就一定能体会到这份无上甚深的微妙。

感慨太多,可是我心里真的就是这么多震撼和感恩。佛菩萨无时无刻在我身边,所以在他知道我这么多想法之后,给我创造了这么多的机会。一切都是因缘合成:认识常澄,我走进《地藏经》,并在她的影响下,开始坚持拜忏,在她的鼓励下,有苦有痛更有祥和;认识弘庵师父,让我的心从最初的模糊,变得真正清晰,欢喜地深入经藏,逐渐充满正知正见;认识崇明寺的那位老师兄,他在我迷茫时,为我解惑,让我没有误入歧途;认识觉空,在她的带领下,我体会到,克服来自自身各种障碍,坚持行善为第一的殊胜感,我万万没有想到。

修行之路艰难,需要克服和超越的太多太多,但只要有虔诚的发心,就一定有坚持的脚步,走下去。感恩佛菩萨,让我在这条路上,遇到种种的善缘,给我指引,给我感悟。现在我仍只是一个出入茅庐的弟子,无论修养德行,还是功课精进程度,都不足挂齿,但是我充满信心。

佛菩萨面前,我是一个衣衫褴褛、满身疮痍的孩子,但我看到了佛菩萨如父亲母亲般的怀抱,相信用一生的努力,改过自新,当我闭上双眼的一刻,佛菩萨一定会接我回家。阿弥陀佛!
 

妙省

༺ 布施 ༻
第一次听师父讲的是《八大人觉经》,由于笔误,误写为《八大圆觉经》,就此更正,深表歉意。阿弥陀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