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义与利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心上莲花群“心如莲花”师兄的老板是韩国人,当时是三星的合作厂商。2002年,这老板投了差不多2000万,在天津开了个分公司,做三星的代工产品。他请了自己的发小,出任天津公司的总经理。把权限都交给发小,工厂运营都由他安排,老板几乎不怎么过问。因为这种产品比较特殊,当时供不应求,基本上产品下线就出货。

这发小是做技术出身的,技术方面非常出色,在义与利之间,却掂量不清。他拿老板的信任做文章,自己又开了一家公司,改变老板公司的生产项目,把生产出来的产品低价卖给自己的公司。同时把儿子、女儿、亲戚都安排到公司里,老婆也当幕后老板娘。这公司基本上都是他家里的人管理,什么事情都是他家里人开会研究了,就算定了。乍一看,成了这一家人的家族企业了。

在他的操控之下,大部分利润都是他自己的,稠的都让他自己捞完了,清汤寡水下脚料,才给老板的天津分公司。这样他自己的公司很快就发展起来了,但老板的分公司在他操盘的四年时间里,一直都在亏损,需要总公司不断往里投钱。员工工资也是总公司支付的——听说他还虚拟了一批人员名单,冒领工资。而且老是拖欠供应商的货款。有一次供应商来要货款,他临时没地方去了,躲到卫生间里,等人家走了才出来。公司的人说他是自己拿走工厂卖货的货款,拖欠供应商的钱,这样两下里拢钱。

后来总公司觉得不对劲了,派人来查,发现账目不清,有很多问题及疑点,基本上确认了这个总经理有问题。但是老板出于对发小的情义吧,也没追究他的责任。在后来的宴会中,还特意过来给他敬酒,对他尊重有加。

这位总经理在总公司派人查账之前,他当众烧掉很多账目。被辞退后,还一直索要100万的退休费。老板还是顾及发小的情面,就以发小所欠的货款,抵扣了他的退休费。

后来在展会上,大家见到了那发小公司的旧人,人家对那发小还是一肚子的气,这老板淡然地说,我不知道这些事。老板是个仁义之人,很有气度,所以他虽然天津这里经营不好,但是韩国那边做得非常不错,上市了,在越南也有大型分厂。
老板接手天津分公司工作的时候,他发小把骨干都拉回了自己的公司,把所有的业务都带走了。后来是老板的儿子亲自打理,这事害得他儿子落下个疑心病,谁也不敢相信了。

“心如莲花”师兄那时刚到公司,当时公司客户没有了,只能另辟蹊径,基本上是从零做起。从2007年坚持到现在,前面被那个发小带走的客户,才慢慢都找回来了。

客户找回来的原因,是那发小的公司因经营不善而维系不下去,贱价卖掉了。这发小在这边赚得盆满钵满,想着以后可以安享富贵了,哪知道随后就得了癌症,不久去世。他儿子接手后,经营不善,公司很快做不下去。他的女儿因为感情问题自杀,自杀了好几次才死掉,当时这事还上了韩国杂志。一般自杀的人,一次没死成,很难有勇气再次自杀的,不知是怎么的绝望,让她如此的决绝。短短几年,家破人亡财散,实在令人感慨!

听“心如莲花”师兄讲完这件事,令人想起《左传》中的一句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数年暴发,转眼即如大厦倾覆,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如《朱子家训》所说:“酷薄成家,理无久享;伦常乖舛,立见消亡。”不义之财,眼见了金黄银白,哪知是苦海孽深。人间世,叹无常!

《红楼梦·好了歌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
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附:
横亘的因果
人欺天不欺
做黑中介的后果
茶店的老板娘
人在江湖飘
商道
巧诈不如拙诚
付出与收获
因果观念与社会底线
拆楼人
泼辣人生
机深祸亦深
人有病,天知否
积不善之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