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中医开的是时空

福慧宝宝

༺ 禅定 ༻
管理成员
心上莲花技术员
  做为中医必须要掌握流年节气对个人之阴阳五行的影响。

  比如癸亥年下半年,亥水极旺。若是立冬后起病,必然是受水之害。这就要围绕这个水来论病了。是水盛助木?还是水盛化金?是水盛制火,还是水盛侮土?亦或是水自身为患?

  这时起病的人,如果中医大夫给诊出个火旺,下了清热解毒的方子,而又听不进这个意见,我建议这种中医不要再做了,免得害了苍生,误了自己。

  有一些疾病是时段性的,比如我的一位朋友,每过立秋就咳漱,年年如此。也有人的病,是每天某个时段就开始发烧。碰到这种情况,就要考虑疾病与时间的关系。

  假如每天下午三点以后发烧,至9点以后好转,天天这样,这就必然是金方面的问题。论病必须围绕五行中的金而论。因为下午三到九点是金方申酉戌。若每日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病情加重,必然是火方巳午未的妨害。论病必须围绕火而论。

  年年到了某个时间,病情就加重,必然与这个季节有关系。比如前面说的立秋咳嗽,必然与金有关;若是立春病情加重,必与木脱不了干系。

  还有日子的因素,比如碰到甲乙日或寅卯辰日起病、或者病情加重,只怕与木的妨碍有关。这种情况下,如是因木太旺致病,则一般再碰到丙丁日、或巳午未日病情就有希望缓解,因为火泄木势。

  有一些疾病,多年不愈,到了某一年便突然自愈、或很轻易就治好了,这也是与五行有关。比如水旺导致的疾病,若逢木年泄水,就容易治得多;若是金年水年,有可能极为难治。

  中医开方,实则是依据时空定律开的对治方法,换言之,中医开的即是时空。比如《伤寒杂病论》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记载:“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阳明病欲解时,从申至戌上”;“少阳病欲解时,从寅至辰上”;“太阴病欲解时,从亥至丑上”;“少阴病欲解时,从子至寅上”;“厥阴病欲解时,从丑至卯上”。这就明指时间上的五行周流。

  六经“欲解时”是依据《黄帝内经》三阴三阳的时空定位来确定的,参照“欲解时”判定证候的六经属性,并据此用药,常取得良效,已经在临床得到广泛验证。比如依据厥阴病欲解时与厥阴的相关性,凡在夜间丑时后症状出现或加重者,多考虑属厥阴病,用厥阴的代表方乌梅丸加减治疗,每有奇效。

  学中医,必须取《黄帝内经》与《伤寒杂病论》为基本依据,离此两经,永在门外。古往今来的中医大家,必由此出。但能读懂这两经之人,少之又少。故不少人舍此二经,别寻捷径,但不管走多远,想要学通中医,想“开悟”,还得回到这两部经典。尤其现代,舍阴阳五行之生克变化,取药理化学之分析方法,已远离中医的本意,其没落是必然之结局。

  但《黄帝内经》与《伤寒杂病论》理论较为艰深,作为入门书是很难看懂的。初学中医,中医理论建议从金代张元素的《医学启源》入手,中药学宜从《东垣先生用药心法》、《东垣先生药类法象》,及张元素的《珍珠囊》、《珍珠囊补遗药性赋》入门。掌握基础理论并有了一定实践经验后,再看《伤寒杂病论》,理清其中的用药思路。同时建议参学近代中医名家张锡纯的《医学衷中参西录》,张锡纯师承《黄帝内经》《本草经》及《伤寒杂病论》,在古方基础上加减化裁,并自创大量新方,多能立起沉疴,效如桴鼓。
 
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