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心上莲花:儿子白血病痊愈经历1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作者:山西大同/薛居士

  如下的经历,是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真实故事。我书读得不多,不会说华丽的词句,只能用朴实的语言,来讲述这五年来我儿子从患白血病到痊愈的艰难历程。


   2007年,我未满十八周岁的独生儿子正在读高二。4月20日那天,他感觉身体不舒服,于是我妻子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白血病。当时,妻子哭着打电话告诉我时,我一下如五雷轰顶。

  在我的印象中,这种事从来都是在电视才会发生的,我根本无法相信儿子会得这种病。我说肯定是查错了,换家大医院再查查,肯定不是的!转到大医院,给儿子进行了抽血、化验骨髓等检查,得到的最终诊断结果是“非淋巴急性白血病(M2)”。医生说病情已经不能再耽搁了,必须马上住院治疗!确诊之后,我一下腿都软了,差点当场瘫倒在医院。

  尽管医院已经再次确诊,我们仍然不愿相信这个残忍的结果,又将儿子的骨髓样本送到了北京的医院检查,得到的仍然是同样的诊断结果。这时我们才死心了,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由版主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通过多方打听和找资料,我了解到:白血病化疗并不等于治疗,仅仅起到一个缓解病情的作用。就算是骨髓移植也伴随着很大的风险,也不能完全治愈。而且费用惊人,得去北京做骨髓移植,手术费用需要一百多万。即使留在大同做化疗,前前后后也得花三十多万。这些巨额的治疗费用对于普通老百姓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们整个家庭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我们觉得家破人亡的结果,正在悄无声息地向我们走来。

   化疗的第一个疗程,医院押金就要三万。化疗用的药是一种专用液体,通过静脉快速输入血液里,病人感觉就像硫酸进入体内,浑身像火炙一般的疼痛。如果药物一不小心流到血管外面,医生就要立刻打封闭针,不然的话皮肤就得烂掉。你可以想象这种药对人体的副作用有多大,病人所承受的痛苦有多大!这种液体要一天输一次,一共输七天。输完化疗药后,如果白细胞降到300以下,人体免疫力降低了,随时都可能发烧。一旦发烧,就要用药退烧,如果长时间不退烧,人就容易死亡。

  假如血小板降低很厉害,病人身上会有出血症状,这时,就要赶紧输血小板(当时是一小袋1700元),如果不及时输,人就会因脑部出血而死亡。在化疗期间,病人就像在鬼门关门口躺着,家属的心就在嗓子口提着,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住院一个月了的时候,第一疗程基本完成了。这时还不能出院,三天后要继续做下一阶段的化疗。
 
由版主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第一个疗程下来,儿子从一百斤瘦到了八十斤,面无血色、非常憔悴,我看着都特别心疼。每次去医院的路上,一想到他在医院受的苦,以及将有可能面对的家破人亡、生死离别,我有时都忍不住流眼泪,每次路上的人都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有一次我去超市买东西,看到别人一家三口欢欢喜喜,我就忍不住一时泪流满面。因为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妻子、儿子一起上街。这样简单平凡的幸福,不知道还能有多久?我特别恐惧眼前这一切,哪天像泡沫一样,突然消失了。

  儿子生病那些日子是我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候,至今都不堪回首。如果不是因为写这篇文章,我都轻易不敢去触及那一段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记忆。
 
由版主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