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一梦几千年给那鸽子的回信

一梦几千年

༺ 布施 ༻
一梦几千年给那鸽子的回信

你问我,我说过爱你,是否是真的。我想,那应当是真诚的,你能从一群人类中认得我,从高高的天空直飞下来落在我的手上,小小的脚爪落在手指上的感觉,就如是昨日发生,你又轻捷的飞去,阳光衬托飞羽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你信赖我,我好感动,可以自由飞翔,随处取食的你,总是回转来食我的米粮,把我的身边当成你的家。然而我又对不起你的专诚,站在地上我却不能保证从一群飞鸽中认出你。

你恨我,我认。你回来,回到一个鸽子蛋里,等待孵化,等待重新飞上天空,等待回来见我。

而我,却拾那个小小的,光溜溜的,有薄薄的壳相隔,的卵。

往水里投去,那下落时你如何恐怖?

投入水,你那时你可还能呼吸?

又把水烧的滚烫,完全不知你在那里受何等残酷的苦痛?

然后磕破壳,剥去你唯一的外衣,那简直就是你的宇宙。

然后嚼啊,嚼啊,不停的( ̄~ ̄)嚼!

然后我们的缘分变得复杂莫名。

作为一个以为蛋非生命的愚人,将那恩爱的善缘败坏了。

在你和你们悉心教导之后,而今我明白,作为一个卵,何止是某一个生命,哪怕是没有受精,也怀着一个基本的愿望,在短短的生命历程中安睡,做个美美的梦,然后善终。

虫从卵中生,虾从卵中生,鱼从卵中生,蛇从卵中生,龙从卵中生,凤也从卵中生,作为灵长的人类,在胚胎内也有过一段破壳而出的过程。

以为无反馈者即无所觉,不能言者即无可说,是何等的愚痴。

你说,我真的爱过你,你就不再恨我。我好惭愧。

其实我也不十分清楚那是具体是哪一生,哪一年,恍如是在某处宫苑,或许就是北京的皇城,旅游的时候,那里的有些宫馆看上去熟悉的吓人,但却似乎少了什么,后看了些文章才知道,大宫墙下原来有一些下人的房舍其实已经拆掉。相序中我似乎在那里曾经有某种司职。

为人又如何,什么叫大监,这因果啊,因为食鸽蛋,就受割了蛋,生成男子汉,活的却不像男子汉。

作恶时不当回事啊,受报是却怨人怨天怨命,这是数说我自己的愚痴。报应就是报应,不是不存在,也不是没受过。

小鸽子,你真真是宽容慈悲而又善于教育。不用我再为杀了你,吃了你。啊!说出这句话多么艰难,多么羞愧。而受其余的报应,那当是吃个蛋,长疙蛋吗?那当是杀死蛋,被疙蛋杀死吗?用口舌伤你而受口舌伤吗?那当是磕破了你的壳,而被碰破了壳吗?那当是受了蛋,而受了弹吗?各种弹啊,那是飞机下的弹。还是飞鸡下的蛋。

你是那一世你妈妈的小孩呀,她忍受了腹胀、肛痛,把你生在我身边的窝里,她是因为信任我才这么做的,她信了一个我这个吃蛋的人,我实在不值得她信任。

食之,受之,受业中至少也会包含了那些腹胀、肛痛、还有怀疑、震惊、怀想的痛苦。

其实莫说是蛋,就是孵出来的,我的那一群可爱的小鸽子啊,不知有几多,被我的人类同伴们分而食之,我看到一些细细小小的骨头。

未能为你们作哪怕一句话的争取,不记得是否暗自泪流。

写这些字,已经是多生多世,千百年之后。

南无寿命长久的佛菩萨,感谢慈悲教导的佛菩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