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心上莲花:你见过周围人得到报应吗?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
匿名

  我姑姑。

  我姑有个儿子,初中的年纪,本来应该在准备中考,但是辍学了,前段时间跳楼了,楼层不高,手臂骨折,送去医院后,我们一家都赶去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控制不住地去想象他妈痛哭流涕幡然悔悟的样子,想象她终于后悔这么多年对堂弟的所作所为,想象她哭着让我堂弟原谅她,以后会做个合格的妈。

  我替我堂弟不值,同时又替他觉得快意。

  怀揣着这种复杂难言的心情,我和爸妈到了医院,堂弟正在手术室里手术。我第一时间去搜寻我姑的身影,很快就找到了,她打着电话,咬牙切齿地从我面前走过,嘴里骂道:“逼崽子,白眼狼,他死了我就省心了。”

  那一瞬间我第一反应是惊愕,然后是愤怒,我甚至想冲上去替我堂弟撕烂她的嘴。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讲?在她的眼里我堂弟不学无术,不好好读书,她自己拉扯孩子供他读书,辛苦伟大,是我堂弟不懂她的苦心,是个白眼狼兔崽子。她在他身上花钱,凭什么我堂弟还恨她?

  我真想问她,你给过他多少陪伴和爱?

  小学的孩子就被你扔到寄宿学校和小饭桌,没有爸爸,妈妈每天忙着打扮自己、买包、美容,同龄孩子被妈妈照顾得干干净净,我堂弟却总穿着一套领子黑漆漆的衣服。我妈心软,偶尔接堂弟来家里吃饭,不大的小孩嘴巴很甜,吃完饭抢着洗碗,身上的衣服用洗衣机洗能洗出一筒的黑水。

  想起来堂弟就接回去几天,心肝宝贝地叫,却连顿热饭都懒得做,脾气阴晴不定,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动辄打骂。用拖鞋抽嘴巴,用折叠板凳抡着砸,手边有什么就砸什么。因为拉架我奶还被她甩伤过手腕,她曾经带着初中的我和堂弟去肯德基,因为豆浆太烫堂弟没拿稳洒在衣服上,就把我堂弟拎出肯德基一路用高跟鞋踢着回家,我拉了两下被她一起骂。

  我堂弟从小就很会看眼色、嘴巴甜,可能自己清楚,不会看眼色就会招来一顿毒打,顺着她讨好她,管她带回来的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叫爸。

  后来我堂弟渐渐大了,她更加阴晴不定,我堂弟也越来越恨她,开始打架逃课,辱骂她,和不三不四的流氓瞎混。送去寄宿学校也很快因为和老师争执被开除,据说是因为老师动手。其实我堂弟很聪明,初中还在读书的时候,就会进小东西去卖东西,赚零花钱,很会说话。小学的时候读书也还算认真,背着小书包去上作文课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

  我真的很难去说他就是一个坏小孩,他跳楼之前不久,在我家里吃晚饭,我妈要出门,他执意要去送我妈,半大的初中男生个子已经长起来了,说知道我妈怕黑,他不怕,等送完我妈再回家。

  这次跳楼是因为被开除了,没学校读书,我姑叫他去打工,他出去问,发现没有地方收这么小的孩子打工,在家里待着又会每天被责骂。一天他和我姑吵得很凶,站在阳台作势要跳,我姑让他跳,然后他真的跳了。

  在医院里我一直没有说话,我进来听到她那句话,就知道说什么都没用,我妈劝了两句,说孩子也大了,别总和他吵了,我姑噌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大声质问我妈的意思,是不是要让她把我堂弟供起来。我想说话的时候被我妈拉住了,我妈从那以后再也没劝过,我一个叔叔劝了差不多的话,待遇还没我妈好,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大家这么远赶过来,是情分,好心说句话还被指着鼻子骂,没人受得了。

  她一直这样,泼辣恶毒傲慢。抽自己亲妈的耳光抽到双颊淤紫;插足别人婚姻,未婚先孕,生下我堂弟;给不同的有钱男人做小三;堂而皇之地搬进原配住的小区;有男人为了她,找人弄残了自己不愿离婚的老婆;坑骗旧友,朋友还钱后说自己找不到借条,后来又拿着借条逼得女人和女人年老的爸倒卖唯一的房产;插手别人家事;破坏别人感情……太多了。

  她也曾风光过,买表买车买楼房,但现在报应也开始了。她唯一的儿子恨死了她,没有稳定的家庭,做三的男人给了她一点甜头,却从她这里坑走了房子,然后回归自己的家庭。她没有一技之长,生活压力逐渐大起来,每天脸色蜡黄,状态焦虑,儿子大了也打不动,骂上几句我堂弟也会恶毒地咒骂她。曾经对我家不屑,背地嚼舌根,现在知道我爸事业有点起色,自己包了饺子送过来表演兄妹情深。

  还有很多事,她真的活该。

  她过得越来越不好,未来只会更不好。

  但是没办法,自己选的。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2
匿名

   那个人当时在我爸公司工作,貌似是当翻译。她在明知道我妈跟她都在同一个城市的情况下,还要当小三。

  虽说我爸从来没想要离婚,只是找小三玩玩(证据很多,比如他从来不让我妈碰酒,但是让小三替他挡酒,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我妈是一个善良的傻白甜,她要的是爱情,不在意别的。所以,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我爸瞒着我们,仍旧阔气地给小三买了爱马仕(因为那个包装的袋子被我爸用来装东西给我了),而我妈却卖了自己的房子帮我爸度过难关。

  之后等他安稳了,我妈选择跟他离婚了。  

  我爸惊呆了,他不想离婚,惊讶中还有几分生气,因为他觉得自己明明最在乎我妈……离婚以后他反而天天往家跑、回家住。这样貌似过了一两年吧,我妈还是不原谅他,最后他也就放弃了。

  然后又过了三四年吧,小三怀孕了(小三88年的,我爸65后),我爸就跟她结婚了,结了婚没多久孩子就出生了。当然,这一切我爸都是瞒着我的,只是被我发现了而已。

  据说她跟我爸结婚以后,就天天在公司指手画脚,作威作福的。公司的人也都很烦她。

  2020年小三的孩子(也是女孩),我估计是2岁左右吧。

  后面报应的部分来了。

  我爸在去年被关起来了,貌似是生意上资金来源有问题,案子牵扯了将近上亿,于是他们全家资金都被冻结了。

  小三根本没有工作,而且之前只会花钱,还大手大脚的。现在作为我爸的老婆,资金也都被冻结了。

  小三的爸爸,出这个事情之后,过了几个月身体很不舒服,就查出了这个癌症,貌似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出事时,孩子才两三岁。

  你就说她闹不闹心吧。

  因为我爸一直觉得亏欠于我妈,还有我全家人,包括当年我妈的房子和我姥爷的钱。所以离婚前后,他给我姥爷写了几百万的欠条。

  正因如此,他离婚后给我姥爷买的车,给我妈和我转的钱,都没有受牵连。

  题外话,我姥爷本来还说,要这个欠条干嘛,一个人对你好,就会对你好,对你有亏欠,没有这些也会愿意补偿你,撕了得了。结果不知道给随手放哪去了就没撕,这次出事了才找出来。

  虽说我跟我妈都觉得,这是报应,她太惨了。不过我还是无法去同情她。

  只能说做人还是要善良。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3
匿名

  男友把初中校园霸凌他的同学的爸爸送进了监狱。

  男友家里初中时候出了点变故,挺困难的,但学习成绩还好,考进了城里数一数二的中学。

  本来娇生惯养的,突然换了个环境,加上自己也作死(这话是他自己说的,指不会见色行事),于是常常被人欺负。

  有几个带头欺负他的人,家里开着一家小工厂,有点钱,经常带着一帮学生打他。那个人家里好像也有点儿黑道背景,即使做得很过分,学校也从来不管。

   等到寒暑假,那人的家里人来帮忙搬东西回家的时候,男友一个人收拾东西,那个同学当着他自己父母的面掌掴了男友,他父母跟没看见似的。

  学校不管,对方父母亲也不管,男友就只能周而复始地被欺负。考试考得差就被骂是垃圾,考得好就被污蔑是作弊,不承认就被羞辱。

   男友现在都25岁了,提起这些事情还是会忍不住发抖。没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这种毫无缘由的欺辱。霸凌不仅仅是肉体被打,还伴随着精神方面的羞辱。

  现在我男友下巴上,还有着那个同学,逼着另一个同学用脏手指甲抓破脸抠出来的一个疤。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跟爸妈说是自己挤青春痘挤的。

  一晃时间过去了八九年,男友从外地回家,正好看见爸爸和叔叔在待客。客人是一个长相看着挺熟悉的中年男人。

  男友本来没认出来,直到他爸爸招呼他,快跟(姓氏)叔叔问好。他才想起来这就是那个同学的爸爸,当时那同学打他时,这人就在场,所以男友印象深刻。

  于是客套地叙旧。

  等客人走了之后,男友问了一下这个客人上门来是做什么的。

  “遇见了一些摆不平的事情,得坐牢,又缺钱打理。因为受害者这边跟咱们家有点关系,所以来问问咱们能不能帮忙疏通一下。”家里长辈这么说,并且表示:“这是你同学的爸爸,咱们就帮帮他们吧。”

  男友说:“能不能多判几年?

  ”爸爸和叔叔很惊讶,于是男友就说了初中那些事情。当时他爸爸就想直接去找那家人。男友就问了一句:“咱们家不违法、不丧良心的前提下,能不能送他进监狱?”

  于是男友爸爸和叔叔就没帮忙——不仅没帮忙,还找到了一些这家人涉黑,但与其他人无关的证据,一起送到了相关部门。

  正好赶上这几年扫黑扫恶,这家人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家里钢筋厂没了,一个厂子、一个饭店也没了,好几个人都进了监狱。

  那个初中一直霸凌他的同学,听说当时正在澳大利亚混文凭(高考就考得很差),也因为家庭的原因不得不辍学回国。他们家之前的老关系也没帮忙的,欠了债还有很多人落井下石。落井下石的人中,不乏之前跟在他屁股后面耀武扬威的。

  现在据说那同学在县城打零工,房子车子都没了。

  有人问:“因为小时候的矛盾,害得人家家破人散,会不会有点过分?”

  男友是这么回答的:“害他们家破人散的不是我,是他们自己做的坏事。高利贷、斗殴、暴力等等,都不是我让他们做的吧?我举报是为民除害,合理合法,他们罪有应得,我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

  而且,他从初中到高中做了这么多年的小霸王,毁了不少同学半辈子的时候,他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有今天?”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4
milkbest

   这个我有发言权!

  我前男友劈腿把我绿了,我就说他会遭报应的。

  结果后来那个女的把他绿了,而且还搞得他丢了工作,搞得他一塌糊涂!

  他后来还发消息给我:“我终于知道你当时的感受了!”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5
匿名

  一高中大学同学,曾经的朋友,他嘴巴毒、整天负能量。

  1.我刚结婚时吐槽抨击我,说我老婆不够漂亮,还是王某强的老婆马某漂亮,怎么怎么的,巴拉巴拉一堆。

  2.说以后结婚就要生儿子,缺德的人,才会生女儿。不久后他结婚了,结果先是生不出孩子,到处看病调理身体,然后生了个女儿,身体还不健康,生下来就进保温箱,做手术,因为先天性肛门闭锁,也就是俗称的生孩子没屁眼。

  3.以前在一起创业时,曾经放话说过如果不干了,就再也不碰我的这个行业,否则不得好死。结果离开后另起炉灶,抢夺客户,后来没几年得了绝症。为了维持生命,现在每周去好几次医院,就是那种离不开医院的病。  

  真是苍天饶过谁?都是因果报应。类似这样的负能量不少,这只是典型的三个。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6

筱宠

  我前任,从他交的第一任女朋友开始就各种作,骗钱、家暴、出轨。这种人情商智商都很高,自然找了很多的女朋友。但女孩子大多数最后也只能选择离开,拿他没办法。

  直到2019年,他突然听力下降,去医院检查出癌症中晚期,那时候正好遇到我。我辞掉工作去医院照顾他。

  放化疗两个月后出院,他故态复萌,骗我的钱和感情。最后露出真面目,还一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的样子。

  今年他因刑事犯罪被关押了,等着判刑。

  更惨的是,他因为赌博,负债累累,家人也表示是死是活都不再过问。

  估计到时候连收尸的人都不一定有了吧。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7

匿名

  我两个大伯,都是家暴男。

  第一个大伯母在60岁那年终于鼓起勇气离婚了,儿女全都支持,争相把妈接到自己家里住。大伯母离婚10年了,越活越年轻,脸色越来越红润,妈妈经常和我感慨大伯母都七十多岁的人了,看着才五十多岁似的。

  大伯去了养老院。

  乡下的养老院条件有多差可能大家都不太了解,他家暴了一辈子,亲戚朋友都看不起他,孩子看不上他,10多年间没人管没人问,牙掉光了,膝关节重度磨损走不了路了,我们这些小辈提起他来,不但不同情,反而觉得活该。


  再说说我家了。

  我爸也是家暴男,但是我爸早年刻苦好学,考上了大学,毕业包了分配,事业上风生水起,混得很不错。因此我爸家暴,却没人敢说他。

  我妈刚刚嫁给他的时候,被他挑剔做饭不好吃,我妈就努力提高厨艺;被说女人不要过晚回家,我妈就老老实实地下了班就回家,也不去和姐妹们聚会。即便如此,我爸还是有各种理由打她。

  我妈跟我爸的亲姐姐亲妈哭诉过很多次,亲戚朋友也都知道我爸是家暴男,但是他有钱,没人敢说他,也许背后瞧不上吧,但是我们都听不到。

  后来我妈悟了:你打我我就挠你,专门往脸上挠,你不是不怕人闲言碎语吗?我就要让你在单位里也抬不起头做人。

  两次之后,我爸再也没有家暴过。实在脾气控制不住时,一有倾向,我妈就抄刀子,吓得他大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早年间我爸妈刚结婚的时候,有个算命的说,我妈是我爸的贵人,因为我爸业障太多,全靠我妈积德,所以他一生不会有太大磨难。

  看客可以把这个当个迷信,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我突然觉得这话很对。试想如果我妈不反抗,一直任由我爸这样暴虐下去,那他在单位的风评肯定会越来越不好,我爸这种事业大过天的人,在单位越不顺,就越会把怒气发泄到无法反抗的弱者身上,甚至可能包括我。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感谢我妈,她挺粗心的,但是她很勇敢,很独立。她从小教育我不要浪费粮食浪费水,还在用太阳能供热水的年月里,谁家冬天太阳能管子冻裂了,漏水到楼下,我妈就会挨家问下去谁家漏水了,赶紧关上上水的阀门。

  她教育我要爱护弱小的生命,身体力行地孝敬老人。她这辈子没什么大功德,但是我相信算命先生那句我妈积德救了我爸。

  至于我爸这个人,他暴戾,自私,任性。除了事业,其他方面,呵呵。他真的配不上我妈。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8

匿名

  前女友吧。

  我家经济条件好,家在上海,房产两位数,海归,硕士。她家经济条件一般,大专,地铁票务,她妈又没正经工作,家里全靠她事业单位的爸爸。

  我和她是小学初中同学,小学开始喜欢她,初中算是和她谈过,但被她折磨得很惨。大学她找我,想和我见面,我拒绝了N次,连着拒绝了两年吧,就是不见她。后来没忍住,想试试看,就又谈了一次。

  她的确身材相貌都对我胃口,但又不属于那种人人都觉得漂亮的类型。我朋友都觉得她丑,初中那会儿全班也没一个人喜欢她。而我在班里可以算是准班草吧,为了她拒绝了N多女生,我就是犯贱般地喜欢她。

  以上是背景。

  第二次谈,开始谈了没几个月,我怀疑她出轨,她不承认,骂我脑子是不是抽了。

  后来被我发现证据,这时候我才知道,她从没爱过我,一直把我当面包。她爱的是一个理发店里的剃头师傅,她对朋友的QQ聊天原话是:"现在就是爱情和面包的选择"。

  有次她骗我值班,实际是去剃头师傅家里过夜,她和剃头师傅吵架,剃头师傅砸了她手机,她还骗我是自己摔了,于是我又给她买了一个。

  我发现这些后要分手,她当然不同意,毕竟一辈子的衣食无忧都寄托在我身上,她想先把我稳住,再徐徐图之。我同意继续谈,原因是报复心理,她既然把我当面包,我就把她当免费ji女。过了一段时间,她问我是不是无论她做得有多好,我都不会娶她,我说是。

  当天她就主动跟我分手,毕竟面包的唯一作用就是结婚,给她提供长期饭票。当饭票不存在了,我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分手后,我有了新女友。她知道后,很嫉妒,嫉妒其他女生得到我,说我不该那么快找女友,说我的女友看上的是我的钱,让我去死。

  后来也没纠缠多久,她就顾不上我了,因为她爸的病情。

  分手前他爸已经入院,病因不明。在我和她分手后,她爸病情快速恶化,疼痛难忍,怀疑是癌症,癌痛有多痛?熬了一个月左右就去世了。

  她爸弥留之际,她哭着对我说,她知道错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无语,我能说什么,我也很无奈啊。

  她家里的顶梁柱就这么没了,生活水平由小康滑落到温饱。

  本来按照她的计划,把我哄住骗住,只要嫁给我,就可以完成阶层跃升,实现大专票务员嫁富二代海归硕士的女屌大逆袭,二次投胎成功,从此住别墅开宝马,锦衣玉食,好不风光。结果,不仅想要的没得到,连已有的都失去了,顺利完成阶层降级。

  2008年那时候还没马蓉,现在想想,她要是真得手了,我就是王宝强。

  后来她的QQ签名,都是那种彻底崩溃之类的言论。究竟过得怎样,我也没去了解,已经跟我关系不大了。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9

阿白鱼

  我妈妈在一个快递公司承包的物业做清洁,我妹同学家长听说后,让我妈介绍也进去做清洁。

  此人没文化,但会搞事,最擅长撒泼吵架。她当了小组长后,跟经理说我妈坏话,让经理辞了我妈。我妈万分委屈,经理回话:中国人很多,不缺你一个。

  我妈就被辞了。

  过了一段时间,其他同事告诉我妈,她无故欺凌另一个人,并且大闹,还和快递公司老总的儿子撒泼耍横,差点打起来。老总儿子气得放话:“你们物业干完合同立马滚!”于是这个物业整体失业,那个经理也因为任用泼妇搞事,被物业公司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请允许我开怀大笑三分钟。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0

匿名

  必须有啊!前任渣男!

  前任,舞蹈老师,教跳拉丁舞的。

  那时候我刚工作不久,晚上下班了总是无所事事,又不想看电视打发时间,就报了个夜间舞蹈培训班,一方面想提升一下自己的身材,另一方面还是有点儿喜欢舞蹈的,就这样报了他的成人拉丁舞培训班。

  当时我才22岁,刚入社会,单身状态,而他在指导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关心让我动了心,现在想想我那时肯定是脑子进了水,眼睛爆了,没看清他原来是个世纪大渣男啊!

  他渣到什么程度呢?和我交往的时候,有未婚妻,去了韩国。结婚照都已经拍了,是我在他们家书房无意中翻出来的,当时血气直冲后脑勺,我质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个注定不能在一起的人,只是拍照留念而已,我居然信了,还继续和他一起。

  有天我发现他的QQ聊天记录,和培训班另一个女的——一个有夫之妇搅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三天,我已经忘不了你”“今夜风雨那么大,我必须要见到你……”

  我当时心态直接崩了,说是晴天霹雳也不为过。那女的我认识啊,女人的老公我也认识的,是我们隔壁单位的,更狗血的是这女的还怀了他的孩子,后来打掉了。

  班上还有个刚高中毕业才18岁的女孩子,叫X薇,他对X薇各种示好,想骗人家,幸好X薇有男朋友了,不为所动。X薇后来跟我说,这个人把班上能撩的人都撩过了,至少有一半的都睡过。

  震惊!太渣了!

  自从发现他跟少妇的事情后,我果断地止损分手了,这样的渣男,不分难道要留着过年吗?

  14年的光阴一晃而过,我已经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及两个孩子了。抖音出来之后,大家知道的撒,抖音有个功能,即可以把跟你有联系的各种人都推送给你,而我居然刷抖音刷到了他(没有在一个城市了)。

  他还在当培训老师,而且已经完全秃顶,剃成光头了!39岁的人依然住在县城的老破小房子里,没有结婚,孤身一人!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1

匿名

  坐标某省歌剧院家属院小区。小区挺多年了,老式居民楼,因为是家属院,所以邻里之间也相熟。

  小区嘛,都有流浪猫,有的是从外面晃悠来的,有的是院子里的人买了过一段时间不想养就扔了。其中还有只小猫,啥品种咱也不知道,反正白白的,俩眼睛颜色不一样,挺可人的。

  院子里虽说有流浪猫但也不多,也有喜欢猫的居民会给猫喂点吃的,感觉还挺好。但是有一家人无比厌恶流浪猫,在院子里见到了流浪猫就打,印象比较深的几次是那家人先后杀了两窝小奶猫,一窝是一个个按到水里淹死的,另一窝是趁母猫不在的时候把楼里地下室的门锁上(母猫在地下室里生的小猫,地下室不是私人所有,这个住过老式小区的应该都知道),母猫进不去在门口焦急地喵喵叫,他家人就是不让开门,最后一窝小奶猫全饿死了。当然这仅限于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肯定还有。像这样的人家院子里也不止一家,但都没他家损。

  虽然也有人觉得这家人“是不是太过了点”,但是终究不是自己家的猫,毕竟这么做不犯法。所以也没人拦着他们,日子就那么往下过着。

  过去了十几二十几年吧,这家人非常的坎坷,老少三代人基本都得了脑溢血、癌症之类的病,还有个女儿直接就痴呆了,据说也是得了病,只有五岁小孩的智力(到目前这个人应该也四五十岁了),现在通俗地来讲就是这家绝户了。基本都死了,痴呆的女儿天天坐在楼下晒太阳,傻乎乎的看见谁都笑。

  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从科学的角度讲,可能是因为这家人长期打猫甚至虐杀猫,本身情绪就波动大,动气伤身。但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干嘛要把什么事都整得那么明白呢?

  怀有敬畏之心,挺好的,别纠结于逻辑的对与错,天天揪住一个点不放。何必呢?有这个精力,喜欢猫的撸撸猫,不喜欢猫的去做些让自己高兴的事不好吗?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2

匿名
  我高中毕业那年,我爸突然毫无预兆地跟我妈提出离婚,因为他在外面有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早年离婚了,带着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想来生活比较拮据吧,就盯上了我爸。

  后来据我爸说,当时他们发生了关系,那女的就要挟我爸,如果不离婚跟她在一起,就去法院告我爸强奸。我爸一方面有点胆小怕事,再则当时跟我妈感情又不好,要不然的话,有无数种方法收集有利于他的证据,但他没有,而是跟我妈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本来答应每月给我400元生活费,给了大概一年吧,那个女人跟我爸吵架,说不让再给钱了。很多男人,谁在枕边,听谁的话,比如我爸。他也觉得给我钱很冤枉,给钱了我跟他也不亲,就说什么都不给了。

  我在大街上把那女人一顿臭骂,换回我爸一顿毒打,然后一拍两散。

  毕业有十年了吧,所幸我工作不错,收入不低,这几年在我的努力下,我们娘儿俩换了大房子,换了车,每年国内国外到处旅游。这段时间里我跟我爸没有任何联系,连一条短信都没有。后来,我妈有一天突然说,我爸找她了,求她说想回来,觉得跟那女的过日子没意思,钱都被那女的拿走给自己的孩子花了。

  我强烈反对他回来,但我妈也许是当初的执念吧,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现在终于要回来了,一直坚持。

  想想自己也结婚了,平时她一个人过日子,生病了身边连个人都没有,也很不容易,就由她去了。

  我爸回来是去年的事,回来以后听说,那个女人的两个孩子:她闺女在坐月子时,女婿出轨,被发现了,也离婚了,女儿独自带着个孩子。

  上个月我爸接到物业电话,说那女人的儿子今年五月出车祸死了。年龄跟我差不多,也有30岁了。

  我一直相信善恶有报,现在更加相信了。当年她为了找人帮她养孩子,拆散别人家庭,搞得人家妻离子散,十几年后,自己女儿离婚,儿子横死。最终还是人财两空……

  
永远记得,不能损人利己,不然会适得其反的。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3

匿名
  小学时候我被欺凌,长达四年。

  最严重的一次是搜完我身打完我,又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我直接滚下去了。

  

  说我偷东西,把所有东西都扔到地上,朝我丢东西、也朝我吐痰。

  还有什么?起外号当着全班人的面骂我,每天中午到了班里桌子上总会被写得乱七八糟各种骂人的话。

  
  算了,不回忆了。当年的事情都被我一件件写在了日记本上面……现在想起来,还是想把他们全部都砍死。

  欺负我的那几个人,三个女的三个男的(这六个人比较严重的,还有一些小角色已经不足挂齿了):

  女A(老大),高考失利,家里破产。

  女B(女A小跟班),初中那会儿被她们班一个小混混拖到厕所里面打到流血……

  女C(也是女A小跟班)高中和很多男生搞过某种不可描述的事情,终于被学校发现开除了。

  三个男生:

  经常骂我是个死胖子的男生,高中胖到了大概200斤吧,不到一米七,哈哈哈哈哈。笑死了你活该,真的想偶遇到他嘲笑他一番,你这个又丑又矮的死胖子。(高考时候可能太费力了,直接把我累的从120到了90)

  经常说我偷东西的男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据说学习很好但是经常因为一些事情被小混混打。

  经常第一个出来欺负我的男生,后来走了体育特长生路线,体考前一天韧带拉伤了。

  他们那样的事,当年欺凌我,应当只是他们所做的诸多坏事中的一种,只是冰山一角。这样的人,这样的命,想来也是必然。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4

匿名

  四年前,我在公司接连犯了两次小的工作失误,本来并无大的影响。但某领导以影响恶劣为由,将我处分了。

  遂离职。

  事发三个月后,该领导在同样的工作中犯了更严重的失误,被终身禁止其从事该行业。

  
我想,动辄不留路给别人的走的人,迟早自己也没路走,这就是天道。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5

匿名

  说一件事情不知道算不算因果报应。

  大学毕业那年,我三月份就到公司实习,后毕业顺利留到公司。文职,2007年的时候,大学毕业生在西安,文职待遇比较好一些的也就是1500元/月。

  后来因为人事工作疏忽,我领到的工资是1800元/月。毕业生到公司因专业岗位原因会有两档(文职1500,英语专业1800),公司是做互联网入境旅游的,英语专业是要与全球客人通过电子邮件沟通订单的,所以工资高一些。

  我发现工资发多了挺开心,但后来一想,如果因为自己表现好,公司给涨薪也有可能,但没有任何人通知我,我想会不会发错了?!当时想300元脱不了贫、致不了富,做人要坦荡荡,所以就去找经理说明了情况。

  结果确实弄错了,哎,那就该怎样怎样!决定去说的时候已经接受了发错的情况(确实发错是会被收回的)。

  半年后,我被调岗,从副业务部门调到了公司核心业务部门,而且岗位知识一概不知。公司安排培训,刚到新部门时,新部门经理都很纳闷,公司为什么会将我这个刚毕业半年的女孩子调到主要岗位。其实我那会儿也不清楚的。

  又过了两个月,业务熟悉后,公司领导单独跟我谈话,说是公司打算要在北京地区拓展业务,建立分公司,征求我是否愿意去北京发展,我恍惚了!土生土长的西安娃,普通二本生,认真地做着文职工作,结果有这样的机会!在我犹豫不决时,公司一位比较喜欢我的阿姨给我建议——去北京!

  结果2008年到2011年,整整三年的时间,我就在北京,期间定期回家探亲。公司在北京给员工租赁的是二环内最好的宿舍,各方面待遇也很不错,因为这个工作机会,我与老总副总接触的比较多,既培养了我独当一面的能力,也确实得到了历练。
 
最后编辑: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6


中無悟散人



  兄弟姐妹八人被霍霍得只剩三人,且正在瑟瑟发抖。

  以下讲的保证句句属实,绝无半点人工造假。

  福建泉州,某偏僻乡镇,具体就不说了,以免涉及个人的隐私,相信有那个地方的人也知道这个事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彭大妈家有八个小孩,五男三女。男的排行老二的,腿部有点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怕以后不太好娶媳妇儿,于是就在隔壁镇买了一个童养媳回来。

  那时候穷啊,又偏僻,这种解放前才有的事,现代竟然还在上演。彭大妈本来家里人口就多,老伴又死得早,最大的小孩十七八岁(女的),最小的才六七岁(也是女的)。

  故事得从童养媳买回来说起,由于家里缺衣少食,劳动力不足。有读书啥的肯定没童养媳什么事了。家里最重的活,最难以下咽的食物(地里的野菜,猪食啥的)都是童养媳的。这些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几乎天天都要面对彭大妈的毒打和咒骂,还有来自几兄弟的“亲切问候”。

  本身营养就不够支撑干这些重活的童养媳,加上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凌辱,终于在来到这个所谓的家三年后,病倒了。以前感冒发烧啥的也有,在“家人“喷火的眼神下,裹着棉被,休息一天发发汗也就好了。这次不知道怎的,已经第四天了,她仍高烧不退,四肢无力,连下床都没有力气。本来干活都没得吃,现在不干活,更不用想了。在那个年代,想叫个郎中,对他们这种家庭来说很难,更别说是为童养媳叫郎中了。

  到了第五天,童养媳依然躺在床上,浑身乏力。老三(男孩)去池塘里捡了一些福寿螺回来(我们泉州这种玩意儿特多),本来用开水煮一下,炒着吃也不是啥难吃的东西。但坏就坏在,老三想恶作剧。他把福寿螺用石头砸碎,里面的肉连烫都不愿意烫,生生的直接让童养媳吃下去,童养媳挣扎,他伙同另外几兄弟,捏住鼻子让其嘴巴张开,把还在动的肉塞进她嘴巴,最后用筷子捅进去。当然老二没参与,毕竟那还是他未来的老婆呢。就这样,童养媳开始了她炼狱一般的人生——以福寿螺生肉为食。她挣扎,反抗,求饶,都无效。彭大妈不但不制止,还到处宣传:这妮子饭都不吃,专门喜欢吃生的螺肉。

  就这样,又过了十来天。童养媳不行了,奄奄一息,可就是不断气。彭大妈急了,要死就快点死了,这样拖着算啥呀?终于,这几个邪恶的人,做出了一个人神共愤的决定:自己动手吧,不敢。那就……于是他们把童养媳抬到只有五六平方的猪圈,然后拿着竹竿疯狂地打猪圈里的两只大肥猪。就这样,童养媳活活地让猪给踩死了。事后彭大妈对外说是童养媳自己进去,让猪踩死的——你说她一个病得起不了床的人,怎么自己爬到猪圈去的?这话说出来,谁也没办法信啊。

  日子恢复了平静,或许,童养媳刚刚死去,还无法兴风作浪。或许,他们一家几口人,良知已完全泯灭。一张破草席一裹,草草往山上一扔了事了。

  事情出在零几年的时候,老三因违法在厦门看守所服刑,被查出肝癌晚期,不到一个月就撒手人寰。

  两年后,老大在工地上被一面倒下来的墙砸死,问题是周边工友十几个,其他人连擦伤都没有。

  一年后,老四在泉州笋江桥酒后掉下去,一个礼拜后才打捞到尸体,法医鉴定起因不明,不是被淹死,到现在还没查到起因,悬案一桩。

  同年,女老二喝农药自杀身亡。

  自此,八个兄弟姐妹。只剩下女老大,女老三,男老二,男老五。

  今年三四月份,男老五,查出肝癌晚期,走了。

  据说剩下的三个人,都是当初不怎么欺负她的。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7


匿名



  一个女人,骗走了我家30w的祖宅。

  她曾经是我的珊姑妈,在家里万般劝阻下毅然决然地和姑父结了婚。两个人穷困潦倒了半辈子。

  赶上搬迁政策,珊姑妈偷用我父亲的印章,把我家祖宅的拥有权转让给了姑父。这祖宅本应当是父亲和几个姑姑的共同财产,当然也包括珊姑妈……这是父亲身为长子做的决定,白纸黑字很清楚。

  父亲从没想过,亲人手足之间竟能做出这般的勾当。

  我问到父亲这回事的时候,他只说:“哪有自家人和自家人打官司的,就当我从没有过这个姐姐,你也从没有过这个姑妈。”

  日子还是照样过,珊姑妈家先是买了房,再买了车,不是什么高级型号、住的也是偏远的房区。日子却也比之前富裕了许多。再后来珊姑姑妈的哥哥结了婚有了孩子,日子就越发红火了。

  我家则是,我姐结了婚很幸福,我考上大学一切如常。

  两家再无来往。

  不久,听说珊姑妈家的哥哥开车撞倒了一个孩子。

  珊姑父突发急病去世了。

  珊姑妈患上了脑部疾病,行动不便,也丢了工作。

  再不久,珊姑妈坐在郝姑姑家的店里哭成了泪人——珊姑妈的儿子带着儿媳和孩子,把现在住的房子卖了,带着钱走了。他们在楼下相遇时,儿子儿媳还让小宝宝和奶奶说再见。谁知道珊姑妈上了楼,用钥匙打开的,已经是别人家的房门了。

  据说,以前珊姑父在夺走房产后这样说:“房子我家一直在住,就是我家的,老吴头儿(老吴头儿是早已去世的爷爷)说的,不信去问老吴头儿去……”

  不知道珊姑父死后有没有遇到老吴头儿,不知道老吴头有没有给他讲清楚。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8


红叶



  有的,以前我的邻居,在这里就称他为A吧。A当时是我们这个小县城里的供暖公司里的经理,我们这里的冬天非常冷,要是暖气不好的话,就是待在房子里也很冷的。

  A当时就任供暖公司经理,大冬天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多居民的房子温度很低,房子里都结冰了,人们都不愿意交供暖费,好多人都闹到县政府了,好几年了都没有把供暖问题解决。

  人们都说A不好好供暖,把大家交的取暖费都装进自已的腰包了,都花在他儿子身上了。好多人都去供暖公司闹事,还骂A缺德,要断子绝孙的。

  后来因为群众意见大,闹得不行,县政府就把A撤职了,重新换了一个经理。多年的供暖问题一夕之间就解决了,群众再也没有闹过事。

  大概过了有两年吧。听说A的独生子,突然就死了。当时A的儿子都18岁了。再后来A的老婆因为年龄大了生不了孩子了,A在外面找了个小三给他又生了一个儿子,可是生下来孩子就全身软软的,不知道是什么病,花了好多钱一直在看病。

  好多人都说这是A的报应,谁让A黑心贪污了大家的钱财,这才是善恶到头终有报。

  备注:这种损害大众利益的事,果报尤其严重。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19


芊礼沐



  说说我爷爷奶奶的事情吧,也是通过这件事情,让我明白什么叫抬头三尺有神明,什么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爸所在的那个小山村由于地理位置不好,在一个山沟里,且靠天吃饭,生活条件艰苦,所以很多年轻人娶不上媳妇。

  因此我爸就大老远地跑到我妈所在的村子,通过坑蒙拐骗把我妈妈骗到手。

  当时面对我爸的穷追猛打,我外公还在认真考察中。有一天我爸带着我妈和我外公去逛街买衣服,趁着我外公上厕所的空档,我爸直接把我妈骗到他们老家了,在家里关了三天,同时霸王硬上弓把我妈q了。

  没错,我爸就是这么不要脸!也就是这次,我妈有了我哥,三天之后我爸把我妈放了回来。但在那个年代,女孩子的清白是何等重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相当于生米煮成熟饭了,我外公家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这桩婚事。从此之后就开始了我妈水深火热的生活。

  在怀我哥的时候,爷爷奶奶家一方面条件艰苦没有什么好吃的,另一方面穷乡僻壤出刁民,他们只会把好东西藏起来自己吃,分毫没有我妈妈的份儿。对于在自己家过惯了舒服日子的我妈,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当时有杀年猪的风俗,每家都会给来帮忙的人送肉份子,我爸那天正好带了一份回来,放在堂屋炉子上,让怀胎八月的我妈吃。但就在我妈下筷子的那一刻,我奶给制止了,恶狠狠地说让我妈放下筷子,说这个肉份子她要吃。当时我妈豆大的泪珠如泉涌,委屈到了极点。我不知道我妈妈是如何度过这段岁月的,只知道我妈妈和外婆给我讲起这段时,我自己都会哭到哽咽。

  有了我哥后,我爸的本性也暴露出来了,酷爱吹牛喝酒,喝完酒之后回到家就是打老婆。

  据我哥回忆,在他最早的记忆里,都是我爸耍酒疯、整宿整宿不让我妈睡觉、我妈抱着我哥蜷缩在角落的画面。想想那时我哥也就两三岁吧,是什么样的恐怖经历,能在那么小的孩子的脑中刻下这么深的记忆。

  而我那神奇的爷爷奶奶,只会在我爸面前嚼舌根,怂恿我爸打我妈。还说就应该往死里打。

  在生我哥的时候,因为舍不得花钱,没有去医院在家里生的,而对一个长期遭受虐待吃不好睡不好的人来说,生孩子差点就要了我妈的命,接生婆说需要一瓶葡萄糖让我妈服下才有力气生孩子,但他们就是没有给我妈买。

  我妈九死一生终于把我哥生下来了,但是月子里又受尽了无尽的委屈,爷爷奶奶跟爸爸都不管我妈的吃穿,只能我妈自己动手。

  我妈说当时家里养了一头牛,还有几只老母鸡、鸡蛋和牛奶。他们宁可拿去卖钱也不给我妈吃。当我外婆去看我妈时,我妈整个人憔悴得不成样子。看到自己女儿在婆家受这样的苦,外婆当时真是心都碎了。我妈妈当时无论做什么都能得到别人的夸赞,村里人都说我爸那副德行怎么娶了这样一个能干的媳妇。

  当我外婆第二次去看我妈妈时,正值丰收季节,外婆家地方好,家里承包了果园,还杀了一头牛,所以给我妈带去了好多东西。但是就在外婆走后,她带来的所有东西都被我奶抢走并锁在自己箱子里了,一口都没给我妈留。就是这么歹毒。

  后来怀我的时候,外公外婆就把妈妈接回去了,我妈想吃什么都能得到满足,人也养回来了,心情也好了。生我的时候就没有受多少罪。也不知道是不是怀我时好吃的吃多了,导致了我从小就比我哥哥挑食,性格也比他要开朗活泼很多。从那时起我和我哥就在外公家常住了,因为是将我们当成了孙子孙女,外公外婆舅舅姨娘们别提有多疼爱我俩了,不像在爷爷奶奶家,他们只疼爱二叔家的俩孩子。

  再说说我爷爷奶奶的下场吧,在我五六岁时,爷爷左边身子就瘫痪了,到最后直接瘫痪在床,而我奶奶那个相伴他一生的人却天天在咒骂爷爷应该赶紧死。他们总共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因为年轻时虐待过所有儿媳,所以瘫痪在床之时没人在床前尽孝。之前疼爱的孙子,大多都已成年,但也无一人前来照看。

  后来奶奶一个人照顾不过来,索性不给他饭吃,我爷爷基本上就是被活活饿死了。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奶奶也生病了,根本吃不下饭,下半身都是浮肿的。不知道是什么病,只知道没法躺着,就在床上放个小桌子,生病到去世的那半年都一直是坐着的,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到最后下半身直接溃烂了,恶臭连连,也没有人照顾。

  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悔之前的所作所为了,她带话给我妈道歉,还想让我妈过去照顾她,给她送终,也想见见我和哥哥。但我妈到死都没有再见我奶一面。当然我和哥哥也没有去见。总的来说爷爷奶奶就是不得善终,年轻时所做的恶到老了一一报到自己身上了,而且加倍痛苦。

  谢谢大家观看,这些话我从未向别人提起,在此讲起就当是一个树洞发泄一下情绪吧。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20


梅乾乾


  老家的一个老头子,没见过,也是听五外公在酒桌上说起的。五外公回去给全村的老人家都发一条烟还发几百块钱红包,但是那个老头啥都没有。

  我的外公是姥姥家最大的,现在也有快70岁了,其他外公也就是他的弟弟们,都要比他小很多。大约在40多年前吧,我妈妈还只有5岁的时候,当时只有3岁的一个舅舅病重快不行了,外公在外面修河堤,工头就是这个老头。当时消息递过去了,让外公赶紧回来,可是这个老头把这个消息拦下了,以人手不够还是啥的理由吧,把外公留在那里做工。

  几个月后外公回到家只看到了一个坟包包,哭得晕厥,可是都晚了。

  后来姥姥告诉后辈这个事情,全家族的人都视他们家为仇人。

  人家儿子都快死了,托人带去的信,竟然故意不告诉人,这人是不是没人性了?所以后来他家遭什么样的报应,我都不奇怪。这样恶毒的人,能有好命吗?

  这个老头有了个儿子,长到十来岁的时候就残疾了,他老婆后来也成了瞎子。听到饭桌上的长辈们说起这个事情,我以为他们会嘲笑老头当初做出这样的事情,报应在了儿子和老婆身上。但是这个话题就很沉重,外公们也是要么闷一口酒要么抽一口烟,为他们家孩子感到可惜,其实蛮动容的,这一家子人都好善良好善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