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通告:
      因响应国家政策,本论坛从即日起停止更新,关闭发贴与回复功能。
      为了让注册用户便于查阅以前的信息,暂时保留浏览功能。需要保留历史数据者,请尽快下载。
        ——心上莲花论坛

心上莲花:疫苗能不能打、要不要打?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柳师兄

01、打疫苗是最好的防疫方法之一

  在新冠疫情中,有效隔离与打疫苗,是疫情防控最有效的两个方法。

  对于打疫苗的安全性问题,绝大部分人是持肯定态度的,但在朋友圈中也暗中流传着一些反对打疫苗的说法。

  不可否认,打疫苗确实可能会有“副作用”,常见的不良反应如局部疼痛、红肿、低烧、起疹子等。因为人体本身有自己的防御系统,打疫苗是要激起免疫反应,从而对病毒产生抗体。一些严重罕见的反应是极小概率的事件。

  但是,拒绝疫苗,可能会让自己、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暴露在更大的风险里,甚至有可能引起流行疾病的肆虐,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有人说打疫苗也可能感染,但打过疫苗的人,却能有效减少发病率,及很大程度上减轻感染症状,能明显降低重症率及致死率。形象一点说,打疫苗如同下雨天用了雨具,也可能淋湿身体的一部分,但肯定远远比什么雨具都不用、在暴雨中行走的人好得多。因为看到有人用了雨具也打湿了脚,被雨迷了眼,就反对使用雨具,只能说你太鲁莽。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2、疫苗源于中医

  在中医群体中,也暗中流行种种对疫苗的质疑,其实疫苗原本就是源于中医。

  天花疫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种疫苗,是宋代由中国人发明的。疫苗被叫做“痘苗”。据清代医学家朱纯嘏的《痘疹定论》载:“宋仁宗(实为宋真宗)时……峨眉山有神医能种痘,百不失一。”这也是史料记载的最早的天花疫苗接种。

  最早的天花疫苗接种方法,是利用天花患儿身上的痂或脓汁直接作为痘苗,吹到受种者的鼻孔内,人为感染天花病毒,出一次症状略轻的痘,从而获得对天花的免疫力。经过一代代选育出来的痘苗,就是“熟苗”。清代医书《种痘心法》称:“其苗传种愈久,则药力之提拔愈清,人工之选炼愈熟,火毒汰尽,精气独存,所以万全而无害也。若时苗能连种七次,精加选炼,即为熟苗。”

  至于疫苗的效果,我们看看明代的记载:“嘉靖甲午年春,痘毒流行,病死者什(十)之八九。”那一波天花疫情致死率竟然高达80-90%。这场天花的流行,也促成了种痘法的推广:“闻种痘法起于明朝隆庆年间宁国府太平县,由此蔓延天下。”而《种痘新书》记载:“种痘者八九千人,其莫救者二三十耳。”其致死率只有0.33%了。而类似的疫情,从1347至1353年,席卷整个欧洲的“黑死病”(鼠疫)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由此而见,现代疫苗的大规模应用,及医疗技术的进步,拯救了无以计数的生命。

  清代康熙年间,中国的种痘法传入俄罗斯,然后经中亚传至土耳其。18世纪初,英国驻土耳其公使的夫人蒙塔菇又将种痘法从君士坦丁堡带回英国,英国很快成为欧洲的人痘接种中心。1733年,法国文豪伏尔泰发文宣传种痘:“据我所知,中国的预防疗法已有数百年历史。这是很好的例证,因为中国人被视为世界上最具智慧,最具能力的民族。当然,他们并不采用直接的接种,而是通过鼻子,就像我们吸鼻烟一样。这种方法可能更易接受,它确实能够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当时欧洲的接种方法是用小刀割破手臂皮肤,再种上痘苗。

  大约18世纪末,英国的一位乡村医生琴纳发现,奶牛的一种疱疹能传染给挤奶工,而感染了这种疱疹(即牛痘)的挤奶工则不会感染上天花,他由此发现牛痘的脓浆可以预防天花。而且,人感染上牛痘的症状非常轻,更不会致死。于是,一种比古老的人痘法更有效、更安全的种痘法--牛痘法被发现了。

  到19世纪初,中国人发明的种痘术在国外转了一圈之后,脱胎换骨,又再传回它的故乡。最先是由一位葡萄牙医生将牛痘疫苗从马尼拉带到澳门,之后再由一位英国医生又把牛痘疫苗从澳门带到广州,从此新的种痘术在中国东南沿海传开。清末沿海一带,出现了一种新的职业,叫“痘师”,他们经传教士医生的培训,在中国展开接种牛痘的业务。

  由此可见,疫苗最早源于中国的中医,而成熟于西方,疫苗挽救了无数的生命,是中医对流行病学的巨大贡献。由此看来,因为相信中医而拒绝打疫苗,是打着中医的旗号反中医。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3、“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吗?

  还有的人对朋友圈“中医”说法盲目的相信,认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平时这话基本是对的,但在大的疫情面前,却不是一般的人体正气可以抵御的。

  清朝十帝中,四位得过天花,两位皇帝死于天花,分别是只活了24岁的顺治帝和19岁的同治帝(也有民间讹传死于“花柳病”)。顺治自知不治时,要选定皇位继承人,继承人在福全与玄烨之间犹豫不定。最后西洋传教士汤若望一句话定了乾坤:福全没有染过天花,而玄烨已经得过一次,所以不会再发作。中国古代民间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孩子生下才一半,出过天花才算全”,所以就这样,皇帝的宝座就交给了大麻子脸(天花后遗症)玄烨,这就是康熙皇帝。

  以皇室的医疗水准,对天花都如此畏惧,连皇帝死于天花的比例是百分之二十。你在疫情中能得到中医药资源,能超过清朝的皇家吗?

  在天花疫苗出现之前,仅仅18世纪,欧洲就有1.5亿人死于天花疫情。

  然而,这么一个可怕的病魔,却在1980年5月被宣告彻底消灭,成为迄今为止人类唯一彻底消灭的传染病。天花能被消灭,完全利益于起源于中医的种痘法,也就是早期的疫苗。

  1916 年,纽约发生暴发灰质炎(小儿麻痹症)大流行,在报告的 9000 多个病例中,有 2343 例死亡;当年在美国全国内共有 27000 个病例,6000 例死亡,其中大多数都是儿童,足以可见这种疫情的严重性,及死亡率之高。

  到1994年4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脊髓灰质炎基本绝迹,后面偶尔有发现,也是极为罕见了。取得这样的成绩,完全是疫苗所起的作用。

  在严重的疫情面前,不要盲目相信正气存内,也别盲目相信朋友圈的所谓“中医”说法,老老实实打疫苗,才是对中医最大的尊重,才没有辜负中医在对抗疫情中发明与发展的疫苗技术。

  有个别人自认为,我拒绝给自己的孩子打各种疫苗,不也好好的?没得病,不是你的孩子正气存内,不是你孩子的体质比那中招的亿万人都好,而是享受了绝大部分人打了疫苗的群体免疫效果。不能得了群体免疫的实际好处,又去反对疫苗。而且,不打疫苗,终究还是时时将自己或孩子置身危险之中,在这个全世界人员流动的极广的时代,你怎么知道自己时时有那么好运气,一定不会中招呢?赤膊上阵,只能说你“勇气可嘉”!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04、中西方疫苗的区别

  疫情初起时,中国率先研制成功的是新冠灭活疫苗。而欧美医药巨头们却从一开始就放弃了这个最为成熟的灭活疫苗技术,不约而同纷纷去研制mRNA疫苗。

  简单地说,灭活疫苗技术的原理是将杀死的新冠病毒(去除了毒性)注射到人体,激发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应,产生对这种病毒的抗体。这种疫苗在激发人体的免疫反应后,很快就会被代谢掉。所以灭活疫苗对人体是基本安全的,只是在激发免疫发应时,难免有个反应过程,表现为前面所说的局部疼痛、红肿、低烧、起疹子等等,在严重疾病的发病期,甚至可能导致较严重的后果,就如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房子,再稍稍推一把就可能倒了。严格来说,这并不是疫苗导致的这种后果,主因是原本自身的基础病所致。所以打灭活疫苗时,在严重疾病的发病期,一定要如实告知医生,让医生判断你可否打疫苗。

  而欧美采用的mRNA疫苗则是对人体免疫系统进行改造,让免疫系统产生对特定病毒的抗体。直接点说,这相当于对人体直接进行转基因改造。即使是转基因食品,全世界都存在巨大的争议。而把转基因技术直接应用于人体,当下与未来有怎么样的潜在后果,还有待时间观察与验证。

  那欧美为什么放弃安全且成熟的灭活疫苗技术,转向mRNA疫苗呢?这是因为那些被资本控制的制药公司考虑到,转基因技术涉及伦理与安全的考虑,在平时要进行实验与推广,困难重重。在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中,这个问题可以放在次要的考虑范畴,遇到的阻力就小得多了。

  在新冠疫情中,一旦mRNA疫苗得以成熟,对很多严重的疾病都可能找到解决方案。比如癌症、糖尿病、系统性红斑狼疮等免疫系统的疾病,采用人体转基因的方法,就可能应手而愈。而掌握了这种技术的欧美医药巨头,从中能赚取的利润,将无以计数。

  所以说,新冠疫情是上天赐给欧美医药巨头研制mRNA疫苗的一个天降良机,是一份厚礼,他们全都是看到其中的巨大商机,才清一色地转向mRNA疫苗。当然,这项技术中国也在研究中,只是中国疫情控制得太好,目前在国内已经找不到足够的临床实验样本了,只能在国外做这种研究。

  当然说起转基因技术,我们不能一味地反对,而应采用审慎的态度。毕竟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基因突变是常态,突变就是自然的转基因过程。而正因为有突变,才有物种进化过程。转基因技术应用得当,可能能很大程度上造福人类,比如攻克一些严重的不治之症。但转基因技术也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得其利的同时,也可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埋藏着巨大的生态灾难。有些问题,可能得经历几代或几十代,才渐渐暴露甚至大规模暴发。所以,对转基因技术不要急功近利,急于大面积推广,严格控制在可控范围,才是慎重的、负责任的态度。

  回到新冠疫苗的问题上。对于普通民众,能打灭活疫苗,还是选用灭活疫苗更安全,毕竟这是我们中国民众能够普惠的福利。对我们自身而言,成熟且安全的技术为什么不用,而冒险去采用新型的、未经足够时间验证的疫苗技术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