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火风:信佛念佛, 心境平和

演启

༺ 持戒 ༻
一首《老婆老婆我爱你》在网络上大红大紫,但创造这个网络歌曲神话的人并不是一个歌坛新人,他就是在十年前凭一首《大花轿》红遍大江南北的火风。火风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却意外地大谈佛经。

一身修闲装扮亮相的火风,看上去十分精神,但他手腕上戴的一串佛珠很快就吸引了记者的注意。火风告诉记者,他一家人都信佛,他本人现在还在坚持每天念佛。谈到信佛对自己的影响,火风说信佛让他的性格沉稳了许多,他说:“所谓‘修行'就是修正行为,言谈中也透露着一种平和。家庭是细胞,社会是身体,不良的社会状况就像细菌和病毒,把握不住自己的人都是因为有怨,即经济、金钱。”火风坦言,现在的他对人、对事都平和了很多,基本上可以做到随遇而安。他表示,古朴、自然的东西最能够打动他,他爱好很多,书法,品茶,出游,游泳都有涉及,但他笑称,自己只是个玩家。

7年前,藏传佛教的人士到北京找到了火风并告诉他:“我们在寻找一个转世活佛,可能就是你。按照上师的意愿我们已经为此寻找许久了。”在金殿中火风得到了藏传佛教宁玛派对他身份的认证,认证的过程神秘而漫长。那时间的火风泪如泉涌、汗浸衣衫; 于是火风有了新的称谓——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

2006年4月火风来到甘孜白玉寺闭关三个月,这是他在自己祖庙里的第一次修行。火风介绍闭关情况说:“你大可把闭关理解为封闭式的学习就可以了。决不是关在一个房间或山洞里不出来。每天的学习(比如学习经文、磕长头等)也是分成若干段的,是要吃东西和出来活动活动(比如晒太阳)等等。佛教佛教——它本身就是一个大教育。”

“我闭关学习期间住的小屋,用原木搭建,到处都是缝隙,山风呼呼地往里灌,呆在里面会很冷。刚住进去的时候,地上只有一张薄薄的藏毯——我在地上睡了近一个星期。后来,师傅看我经受住了艰苦的考验,派人把弟子送他的一个床垫放在了我的小屋里。看到床垫我几乎哭了。”

火风后来又到没有通电、没有通公路的西藏昌都的纳拉寺学习,火风说:“那拉寺海拔有4000多米。这些小喇嘛就是我在那里学习时的同学,我们可以说经常在云彩的上面读经书,学道理。”

还记得“藏地十六位终身闭关的隐士”吗就是火风实地拍摄

火风在纳拉寺跟师父一起闭关修行时,得知师父在这里闭关长达52年,加上文革前夕被抓进监狱的20年,总共静修、闭关了70多年。但师父说:“还有很多比我长,我听说还有闭关90多年的。我们是为了世界和平,为了天下众生而闭关。”火风当即立志:“我要找到这帮人,把这个世人所不知的群体展现给大家!”

火风每次出关以后就开始寻找这些人,通过咨询寺院、藏民、闭关者,他从青海、康定一直找到西藏,历时8年。后来火风在北京推出了《觉悟者》摄影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苦修者的洞禅,被七色莲花布满
苦修者的心田,将人间疾苦尝遍
一颗修慈悲的心啊,永世不被尘埃沾染
唵嘛呢叭咪吽的愿力啊。能将时空踏穿
那慈悲的愿力啊,修出最有力量的心
那力量啊,任何时空都无法阻挡。

火风含着眼泪讲述了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故事……我在想,末法的时代却还有如此修行的高僧大德,他们身上所传导出的温暖和慈悲、信念和恩德,智慧和高贵,足以开启世人的生命。而火风能够有幸拜见到这么多位伟大的喇嘛,我愿意相信那必是得到了上师们的加持力。

火风自己也是一位修行者。每年他都要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去藏地闭关。亲身的体验,以及众多大德们的加持,无疑丰满和增长了火风的生命,并让他把心安住在了他自己心中的庙里。今天他与这些伟大的修行者们一起,透过他们的影像,为我们开示了那道无上佛法的不二之门,让我们领略与探讨有关生命的真意与尊严。 如是因,如是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