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莲花四群苍蓝师兄皈心路

普门组淼淼鱼

༺ 持戒 ༻
总是自问,究竟哪里才是我的家。身往何处,何处就是家,父母在哪,哪里就是家,真的是这样吗?在这个浮躁,混乱,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究竟有没有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或者说,心灵究竟可不可以有一个家。

每一个不知道家在何方的人,都是在流浪。

我曾经就是这样一个流浪者,在这一世二十多年的颠沛流离之后,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07年的时候,我突然失眠了,从那以后,失眠就一直陪伴着我,这样算下来,失眠也称得上是一个老朋友了。后来某一天我听说吃谷维素和维生素B可以改善睡眠,于是便买了一些开始服用。吃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效果不大,于是我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各种安神补脑改善睡眠的口服液。我记得我一下买了十盒安神补脑口服液,我告诉自己,喝完这些我就会彻底好起来,可是喝完之后,我发现效果还不如吃谷维素,几乎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无奈之下我想到了安眠药,这种处方药只能在医院买到,之前就一直想尝试一下,但听说安眠药的依赖性很强,就一直望而却步。我记得有一天半夜十二点多,我实在是夜不能寐,从八点开始就躺在床上却一直不能入睡,那种感觉应该超出了语言可以形容的范畴,大概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痛苦。于是我立刻起来去医院,因为已经是夜里,医院里只有一个值班医生。老远就透过玻璃窗看见他一个人在喝着啤酒,吃着小菜,这完全是一副扫地神僧的模样啊。

我说:“医生你好,我实在是睡不着,能不能给我开点安眠药。”
医生说:“你多大了?”
那个时候我其实只有十七岁,由于担心医生不给开药,我就谎报年龄说我已经二十二岁了。
结果医生说:“你回去吧,年龄不到二十四岁不给开药。昨天就有一个女孩来买安眠药回去自杀,现在还在抢救呢,我不可能冒这么大风险给你开药。”
我说医生:“我求你了,给我开点药吧,我实在是难受。”我几乎从不开口求人,一旦开口,那真的是已经走投无路了。
医生不再理我,继续喝他的啤酒,吃他的凉菜。我知道没戏了,就出了医院。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就心说,我就这样走吧,一直走到困了就回家,我就不信我不会困。
结果,还真没困。失眠啊失眠,我打不过你是怎么的。
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又回到了医院。医生看看我,还没等我说话,就说:“你要是实在睡不着就死去。”
哈哈,这就是伟大的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这一幕我记得很清楚,由于现在修学了佛法,反而感到那个医生的做法是对的,好像是佛菩萨在指引着我,让我不要借助外力,仅凭自身的力量来解决这些问题。

就这样跟失眠斗争了三年。2010年,高三,紧张,焦虑。我开始寻求心理帮助,因为我开始渐渐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不来自于身体,而是来自于内心的丧乱。

那是我们当地一个具有诊断资格的精神病医院的心理咨询室。咨询师正襟危坐,亲切地问:“小伙子你怎么了?”

于是我就开始倒苦水,我说:“最近我感觉自己像是分裂了,脑子里一直有两个我,老是有两个声音,我不知道该听哪一个的。”

咨询师就取下他胸前口袋里的笔,说:“我这么斜着放,你是不是就想把它给正过来?”
我一个劲的点头,说:“是是是。”
咨询师大手一挥,说:“这是强迫症,最难治愈,别人都说,情愿治疗十个精神分裂症,也不愿意治疗一个强迫症。你这是典型的强迫和反强迫同时存在…………”

听他说了一大堆,我心里感觉的确是这么回事,而且我心里竟然感觉到开心了,好像有一股纠结的气团被冲散了一样,这种久违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咨询师又一挥手,说:“拿药去吧。”接着递给我一张处方。

我清楚的记得那药的名字是盐酸帕罗西汀,六十块钱一盒,一盒只有六粒,对每次服用的剂量有严格的要求。我还清楚的记得停药时的戒断反应,不断的眩晕,呕吐。有一个雨天我竟然在去买药的途中,因为超过了吃药的时间而晕倒了。

后来我又咨询了一个正在上大学读心理学的朋友,这药到底能不能吃,这样的治疗方法究竟合理不合理。他问了我两个问题:“在哪鉴定的强迫症,吃的药是什么牌子的。”我如实回答之后,他就只说了两个字:“可以。”
此后半年,我就随身装着这么一种药。像是一个有毒瘾的人一样,每过一段时间就得吃一粒,吃了其实也没什么感觉,但超过一定时间不吃,那感觉就生不如死。真不知道它是治病良药,还是致命毒药。

后来到了大学,失眠,强迫症,外加高三长期久坐,脖子和背部的肌肉都十分酸痛,眼睛也酸涩难忍,这些问题集中起来,我的信心和斗志也在一天一天丧失。它们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吞噬着我,像是一头头洪水猛兽,而我却毫无办法。

讲到这里我不得不提起我刚上大学不久的一件事。有一天凌晨四点我头痛欲裂,从来没有那么疼过,从右侧太阳穴的上方开始,一直贯穿到右侧斜方肌那里。于是我赶紧跟班主任请假,然后抓紧时间穿好衣服去医院。到了医院以后,发现大叔大妈们已经排成长队在那等候就诊了,我知道我不能等下去,这样一等就不知道自己得成什么样了,因为每过几秒钟,右侧脑子里就像被一个螺丝刀扎了一下,扎完还要扭一扭。

我赶紧去校医院,医生只给我开了一盒芬必得,然后说你这问题还是得去拍个CT仔细检查一下。出了校医院,我的右眼可能是因为神经被压迫了,不断的流眼泪,而且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整个人就这样一步一眩晕地走着,我想,还是回家吧,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死在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联系了母亲之后就收拾好东西坐车回家,一路上就一直不停地拍打脑袋,掐自己大腿,希望用这种方法,转移注意力,让头疼减轻一些。
回到家之后立即去了医院,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终于拍好了脑CT,然后等待就诊。排队的时候,由于前面有好多人,我开始陷入绝望,疼痛一直没有减轻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终于快轮到我的时候,排在我前面的那位老奶奶却一直啰嗦个不停,听她的描述好像全身上下都有问题,都需要治疗一下,我一下心生愤恨,用脑袋使劲去撞墙,吓的整个就诊室里的医生患者都站起来了,医生说:“你赶紧去看专家门诊。”

妈妈扶着我到了就诊室,医生看我的脑CT看了半天,我一直很焦急,我希望快点得到治疗。医生说:“从你这CT上看,你什么问题也没有啊,你脑子好的很啊。”

我说:“但我就是疼,疼的厉害。”
医生说:“年轻人头疼的原因有很多,我先给你开点天麻素注射,这个肯定能缓解头疼,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头疼,还得以后再仔细检查。”

在输液之后,我的疼痛减轻了不少,回到家之后我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后来我又开始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斗争,吃正天丸,谷维素,等等可以缓解头疼的药。并且去推拿按摩缓解肌肉的疼痛。每每走在路上,我都感觉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脑袋上像是戴了一个孙悟空的紧箍,只不过这个紧箍不需要念咒也能自动收紧。

每天睡觉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入睡,每天出门需要检查几十分钟才可以出门,每天走在路上都需要不断地摇晃脑袋来减轻压迫感。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仿佛根本没有一个终点,我开始极度绝望。
后来我觉得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自己去找到那个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我知道,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开始泡图书馆,阅读了大量的心理学哲学和宗教方面的书籍,整个大一大二几乎就没像样地听过一节课,不是在图书馆看我想看的书,就是在上课时用手机看电子书。森田正马的森田疗法,西方的认知行为疗法,系统脱敏疗法。后来我发现,其实心理学跟哲学有着密切的联系。我又开始专读哲学著作。读到克里希那穆提这位伟大的作者,我就一直尽可能把他的著作都读了一遍。后来才知道他是被印度及当代的佛家学者认为是现代龙树再来及当代的涅槃阿罗汉,每每读他的书,虽然很难全部理解,但总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

后来我读到了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在亲身对我身边患病的人试验了书中提到的施受法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

我开始买书,因为我觉得值得我读三遍以上的书,都是有收藏价值的。

圣严法师的《佛学入门》,净空法师的《认识佛教》,晋美彭措口述索达吉堪布编译的《不离》。回想以往读书的经历,似乎每一本书都暗含着一个明确的方向——佛法。

后来听了明证法师的讲座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因果注定的。受苦,是为了离苦,一帆风顺的人是不会意识到这些的,恶缘现前,反而是我们修行的增上缘。
(这是以前用手机看的电子书,看的纸质书太多不能一一列举。)

在《不离》一书当中我得知了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由于身体本身就有很多问题,我就开始持名念佛。虽然之前看了不少佛教著作,但对于修行我自以为还是个门外汉。后来有一天听明证法师的药师咒唱诵,听了几遍发现自己学会了,大概是觉得有意思,就一直不停地唱诵,没想到这一唱,根本停不下来了。

身体的疼痛开始有缓解的迹象,睡眠似乎也比以前好了一些,但强迫检查还是没有停下来。这里就不说我强迫检查的内容了,因为强迫症的症状是可以复制粘贴的,对有这方面问题的师兄来说,说出来反而增长了他的强迫。

这期间闻思修一直在保持同步,每天听《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和《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讲解,努力学习背诵大悲咒和十小咒。由于我是一名工科学子,对物理的学习要求比较高,我就总想着用科学来证明佛法的正确性,事实上这需要做大量的复杂的实验。但每个学过大学物理的人应该都做过一个实验,光的双缝干涉实验,这个实验得出的波粒二象性结论,让很多科学家走向唯心,这也验证了《金刚经》中的那句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开始每天念药师佛号,但由于自己一个人修行,有很多很多疑问得不到解答,我就加入了心上莲花学佛群,然后认识了随风师兄,接着就开始了我真正的修行之旅。

持佛号大概一个月左右,身体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整个人的思维也有条理了许多,对这个娑婆世界的世间法,也比以前更加通达明彻了。

我的父亲是个驴友,总是骑着自行车四处游玩,让我对这种活动也升起了兴趣。我在网上看到那些骑行川藏线的视频,很受鼓舞,但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每一个在路上磕长头的藏民,都会亲切地对那些驴友说一句:“扎西得嘞。”我想,所谓净土,便是如此。

看了很多藏民磕长头朝拜布达拉宫的视频,我得知了拜忏,拜八十八佛,我开始拜忏。惭愧心突然升起,让我知道我现今遇到的所有违缘都是由于往昔所造恶业。我每拜一下,就用巴掌扇自己一下,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也不是因为伤心,也不是因为难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流泪。我希望现世所有我能记得又因我而伤的众生,都能原谅我的过错,我希望往昔所有我记不清的冤亲债主,都能原谅我的过错。

看,我在惩罚自己,佛菩萨,弟子真的知道错了。

我从来没想过竟然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哭,因为我从小性格倔强,本身又是男性,从十岁左右就开始不会哭了。有时候真想哭出来,释放一下积压的情绪,可就是哭不出来。但是,我哭了。看到净空法师为汶川地震举行的祈福消灾法会,我哭了,看到圣严法师的圆寂纪实,我哭了。看到汉传佛教僧众,三步一拜朝拜九华,看到藏传信教群众,磕长头朝拜布达拉宫,看到行脚僧,不捉金钱,只求斋饭,随缘为众生说法,掩埋遇到的动物尸体,风餐露宿,不停地行走。他们究竟发的是什么心啊,为什么他们连自身都可以舍去,而我们却还有那么多贪恋执着。

我想,我就念佛吧,自度度他。等以后因缘成熟了,我也要做一些这样的事情。

一开始念佛的时候就总是哭,后来可能是因为习惯了,就不哭了。后来有一天听明证法师说:“敢不敢来一次精进勇猛的念佛。”

我心说,来吧,让我来挑战一次吧。

我因曾经高三的紧张学习长期久坐伏案写字,眼睛颈椎和肩胛骨下部肌肉均有压迫酸疼感,几经推拿按摩拔火罐等治疗不见好转,在这次精进念佛中,念佛号超过一万遍的时候,脖子就不受控制的自己乱抖了起来,然后越抖越厉害,最后整个身体都跟着抖了起来,停了一会,又抖起来了,就这样反复停停抖抖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然后我感到原本酸疼的肌肉因为持续运动都开始发热,眼睛也开始感到放松,并且看东西感觉更清晰了,持续了一会又觉得那些发热的部位开始变得清凉,非常舒服。

后来我又念了一万佛号,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我很想再念下去,但我知道对这种境界的留恋也是执着,所以我立刻放下。

专修药师法门大概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再加上积极的体育锻炼,我的睡眠彻底颠覆了,从以前一躺在床上就心烦意乱,辗转反侧几个小时不得入睡。到现在躺在床上心思坦然,在心里的佛号声中,不知不觉地入睡,而且第二天精神十足,头脑清醒。

现在,失眠,强迫,肌肉酸痛,彻底离开了我。
曾经一度,我担心当我好起来的时候,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现在我不会再去担心,因为所有的焦虑,紧张,愤恨,不满,我都找到了一味绝佳的对治良药——佛法。

  不入佛门,不了其意。入了佛门,我才知道之前所有对佛教的看法,都是有失偏颇的。佛法是深刻的哲学,是先进的科学,同时也是最积极的心理学。净空法师说佛法是一种教育,明证法师说佛法是一味祛病良药。而我觉得,佛法就是爱,是不同于执着的贪爱,是不同于玛格丽特杜拉斯所说的:“爱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彻底的死去,而死亡的尽头即是重生,悲伤的终点即是爱。正如埃克哈特多利所说:“生命的秘密在于,先身体之死而死,然后发现根本没有死亡。”
  
   后来有一天,我听说随风师兄皈依了。因为很早之前就有过皈依的想法,再加上现在遇到了已经皈依的人,我想,因缘已经成熟,我,终于可以回家了。于是我开始了解关于皈依的事情,发心皈依。我又开始哭了,每每想到自己流离了千千万万世,终于又能回到熟悉的佛菩萨身边,眼泪就自己流了出来。
  
  弟子这样拙劣不堪,佛菩萨却从未放弃。
佛菩萨,弟子终于要来见你们了。

  去寺院的路上,我不停地自问,我说:“佛菩萨,弟子今生今世可不可以往生西方?如果能的话,就给弟子一个信号吧。”正好我看见一只小飞虫,我就说:“佛菩萨,如果弟子能够往生西方极乐净土的话,就让这只小虫飞到弟子的身上吧。”
  
  结果小虫真的就飞到了我的手掌上,后来它一直跟着我一起到了寺庙才飞走,下了车我想拿手机给它拍个照片,好向身边的人证明我的经历,结果它一下就飞走了。
  
  后来我顺利皈依了,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好像早就安排好了一样。结束之后,我在本师释迦牟尼佛像面前礼拜,看到释迦牟尼佛的庄严宝相时,眼泪还是流了一些,我偷偷的擦掉,不让别人看见。
  
  回家以后我做了一首偈:
  
  百千万劫流离心,尔今终得归家路。
  吾生大愿誓必果,方得来世证菩提。
  
  仅以此篇献给那些正在流浪,心灵流离失所的人们。
  劝君早日离苦乐,皈依自性觉正净。
  最后,附一个自己所作的读《心经》有感的短赋。
  
  
  盛安三年,出饕餮国,熄无明火,得清凉地,乃至心无所执。 无所执故,无有恐怖,每念于此,吾心甚安,故作此赋,以叙幽情。 烈阳毙,土狗烹,天地之色,如腐蚁之衰。 潜龙出,四海沸,姣姣皓月,亦竞相迟暮。
  奈何因缘相续,相无所终,万世流离,乃不得其所矣。 然知大爱无物,非丝非帛,大悦无形,非淫妄之苟尔。

昔五月渡芦,八月苍苍。
醉卧榻而闻雨兮,知万事之无常。
抚瑶琴以宽宥兮,晓天地之无量。
今无终而返,志指何方。
颔首一眠,梦回洪荒。
  
 

明日萌

༺ 持戒 ༻
随喜赞叹苍蓝师兄,感动得掉眼泪了,能找到一条对的路并坚持下去是多幸福的事情,今生能得遇佛法是最幸福的事,愿所有受苦众生都能得闻佛法,永得解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