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心上莲花:最难辜负父母恩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一​
  那是七年前的一天,得知邻居老太太家出事了。头晚下雪,二儿子不让进门,她在门外给冻死了。

  这老太太年轻时守寡,她没工作,靠给别人做针线活、打零工,把俩儿子拉扯大。这会儿俩儿子都结婚了,娘也老了。哥俩开始轮着养老妈,说好了一家一个月。那年冬天,在老大家里满了一个月,第二天该上老二家了。那天下大雪,晚上老大开车出去办事,就捎带着把老妈给送到弟弟楼下了。让老妈下车后,他就开车走了。老太太到老二家叫门,没想到老二家媳妇死活不让进门,说不到点呢,明早8点再来。老太太在门外不断给儿子儿媳说好话,不管说什么,儿媳妇就是不让开门。外面风雪正紧,老太太只好蜷缩在儿子门口等天亮了。

  第二天天快亮时,楼里有人出门晨练,看到她家门口黑乎乎的一堆,拿手电一照,这家的老太太已冻死在儿子的门口了。邻居在楼道里喊人,楼上楼下的人都起来了,敲他家的门。他家媳妇还在屋里骂骂咧咧的,邻居们都愤怒了,有人开始砸门,她才打开了。一看出事了,这才慌了,还假惺惺的伤心,把邻居们都给气坏了。

   丧事办了时间不长,他家的儿媳妇就病了,疯疯癫癫的,二儿子随后也得了半身不遂。邻居们都躲着他家,他家有事,谁也不肯搭理他们,都说这是活报应。

——心上莲花群妞妞奶奶​



二​

  我老家家族中,有一位老人有三儿三女。老人那年中风住院,问了医院,大概得花一两万吧。那是九十年代末,虽然不是一笔小钱,六个儿女愿意凑的话,钱还是可以拿得出来的。小儿子很有钱,做生意的。但是大家都爱计较,一个比着一个的。在兄弟姐妹的争执之中,老头被出院了,在家里躺着,在病痛的熬着等死。有一次,他拉着我妈妈的手说:“我不想死啊,我又不是得了癌症没得医啊!”  

  一次病危了,家里通知在外打工的大儿子回家。大儿子回来后,看老头又缓过来了,说这不是好好的吗?大老远的把我叫回来干啥呢?呆了两天就走了。老人不久就熬死了,那大儿子办丧事的时候,喝酒聊天,看起来挺喜庆的。  

  老头死后这两三年来,他们家族一直出事。大儿子平时身体倍儿棒,突然就得了脑炎,到大医院都治不了,死了,才四十多岁,恐怖啊!小儿子,家里有钱的那个,开摩托车出了车祸,差点送命;二儿媳妇得了子宫肌瘤。女儿家里也都不好,大女儿肾病,到处去治病;二女婿在家摔了,骨折;小女儿的儿子眼睛出了点问题……总之家家都有祸事。  

   我们那边的风俗是,人死后,棺材在外面放三年,三年后才土葬。后来他家人害怕了,这回没人争了。他小儿子还主动的承担了所有的费用,他也看明白了。

——天涯论坛 海燕菲菲​



点评:

  我年轻时比较叛逆,现在回想起来,人生最黑暗到底、衣食不继的时期,恰恰是最叛逆的那几年。当我的女儿出生后,初为人父,那种油然而生的舔犊之情,那种没日没夜的辛劳,才切身体会到父母恩深,再也不敢顶撞父母了。也恰恰是从那时起,生活境况就渐渐好起来了。后来才知道,不孝父母之人,天地之间就难有容身之地。

  别的因果,成熟时间有快有慢,有当世报、有来世显。唯有不孝,不管有多大的理,当时就严重折福。年老时,当年对父母的种种,都是几乎清一色如出一辙地在自己身上重演,极少有例外的。父母是生命的根基、福气的来源。父母恩深,最是辜负不起。
003b17wwgy6JhGhCgynf3&690.jpg
 
由版主最后编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