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面对诱惑特别是色诱,千万不要去试自己的定力

演启

༺ 持戒 ༻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讲了这样两则事情
第一则是纪晓岚的太夫人的乳母廖老妈子,讲了一件真实的故事
4月28日,是沧州的庙会,妇女去庙里进香的人很多,像云一样聚集而来。

有一个青年,在太阳落山的时候,看见城外一辆牛车向东走。车上载着两个妇女,都很年轻美貌,不像乡下姑娘。怀疑是大户人家的家眷,却又不应该无丫头和老妈子陪伴,也不应该坐没有车篷的牛车。

那个青年正在疑惑思索时,牛车上的一个姑娘,掉下来一块红手帕在地上,其中好像包着几百个钱,姑娘和驭手,都没有注意。

那个青年,平素老实忠厚,担心将来追索时有麻烦,所以也就不敢去拾。

青年回到家中之后,把在路上看到的情景,告诉了母亲,他的母亲,申斥他是个傻子:“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本来是唾手可得,却放跑了。真是太儍了!”

过了半年,邻村一个青年,被两个狐狸媚惑,患痨病死了。有知道这件事情原委的人说:“正是因为那个男青年去拾手帕,女方停下车来索手帕,两下里调情,发生了关系。最后导致男方受到两个骚狐狸的媚惑,得了痨病而死!”

那个埋怨儿子太傻的母亲,听了此事,恍然大悟地说:“吾乃知痴是不痴,不痴是痴。”(译:“我这才知道傻是不傻,不傻才是傻。”)

第二则,
有一个浙江的僧人立志精进修行,发誓不惧艰难困苦一定要修成,他从未好好躺下睡过一觉,都是在禅榻上坐着睡一会儿,醒来后抓紧时间继续苦修。

一天夜里,有一个美艳的女子来到浙僧身边,浙僧知道是魔,就闭目打坐,对她的挑逗不见不听。艳女使出各种妖媚的手段来诱惑浙僧,但是因为浙僧心正,艳女始终不能靠近禅榻。后来每天夜里艳女都来,无论她使出什么手段,始终不能使浙僧起一念。

艳女技穷,站得离浙僧很远的地方说:“师的定力这么高,我实在是该断绝妄想。师现在的境界在忉利天的天人境界,知道近我一定会败道,所以视我如虎狼;如果您努力达到了非非想天的境界,那么即使柔肌着体,您也会如抱冰雪般没感觉;看见媚姿,如见尘土,不会为色相动心;如果修行到了四禅天的境界,那么花自照镜,镜不知花;月自映水,水不知月,已经脱离了色相;再到诸菩萨天,则花亦无花,镜亦无镜,月亦无月,水亦无水,乃无色之相,无离不离,为自在神通,不可思议。师如果敢容我靠近,而真空不染,那么我就会像摩登迦女那样一心皈依,不再骚扰阿难了。”(典故见《阿难与摩登迦女》)

浙僧揣度自己的道力足以胜魔,坦然答应了。艳女得以靠近偎倚抚摸,最终毁了浙僧的戒体。浙僧懊丧后悔不已,失意郁郁而死。

纪晓岚评:“磨而不磷,涅而不缁”(注:出自孔丘《论语·阳货》,译为:磨了以后不变薄,染了以后不变黑。比喻意志坚定的人不会受环境的影响),只有圣人能做到,大贤以下都做不到。这个浙僧中了魔女的一激之计,于是开门迎盗。天下自负自己的能力,于是敢做人所不敢做的事,最终溃败毁坏自己,都是浙僧这样的啊!

切莫自恃定力足,或欲自试定力足否,须知一念之差,万劫莫赎。不要去考验自己的定力,远离诱惑!远离一切能勾起欲念淫念的事物!

[ 本帖最后由 演启 于 2014-6-25 14:41 编辑 ]
 

Baby宋

༺ 忍辱 ༻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讲了这样两则事情
第一则是纪晓岚的太夫人的乳母廖老妈子,讲了一件真实的故事
4月28日,是沧州的庙会,妇女去庙里进香的人很多,像云一样聚集而来。

有一个青年,在太阳落山的时候,看见城外一辆牛车向东走。车上载着两个妇女,都很年轻美貌,不像乡下姑娘。怀疑是大户人家的家眷,却又不应该无丫头和老妈子陪伴,也不应该坐没有车篷的牛车。

那个青年正在疑惑思索时,牛车上的一个姑娘,掉下来一块红手帕在地上,其中好像包着几百个钱,姑娘和驭手,都没有注意。

那个青年,平素老实忠厚,担心将来追索时有麻烦,所以也就不敢去拾。

青年回到家中之后,把在路上看到的情景,告诉了母亲,他的母亲,申斥他是个傻子:“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本来是唾手可得,却放跑了。真是太儍了!”

过了半年,邻村一个青年,被两个狐狸媚惑,患痨病死了。有知道这件事情原委的人说:“正是因为那个男青年去拾手帕,女方停下车来索手帕,两下里调情,发生了关系。最后导致男方受到两个骚狐狸的媚惑,得了痨病而死!”

那个埋怨儿子太傻的母亲,听了此事,恍然大悟地说:“吾乃知痴是不痴,不痴是痴。”(译:“我这才知道傻是不傻,不傻才是傻。”)

第二则,
有一个浙江的僧人立志精进修行,发誓不惧艰难困苦一定要修成,他从未好好躺下睡过一觉,都是在禅榻上坐着睡一会儿,醒来后抓紧时间继续苦修。

一天夜里,有一个美艳的女子来到浙僧身边,浙僧知道是魔,就闭目打坐,对她的挑逗不见不听。艳女使出各种妖媚的手段来诱惑浙僧,但是因为浙僧心正,艳女始终不能靠近禅榻。后来每天夜里艳女都来,无论她使出什么手段,始终不能使浙僧起一念。

艳女技穷,站得离浙僧很远的地方说:“师的定力这么高,我实在是该断绝妄想。师现在的境界在忉利天的天人境界,知道近我一定会败道,所以视我如虎狼;如果您努力达到了非非想天的境界,那么即使柔肌着体,您也会如抱冰雪般没感觉;看见媚姿,如见尘土,不会为色相动心;如果修行到了四禅天的境界,那么花自照镜,镜不知花;月自映水,水不知月,已经脱离了色相;再到诸菩萨天,则花亦无花,镜亦无镜,月亦无月,水亦无水,乃无色之相,无离不离,为自在神通,不可思议。师如果敢容我靠近,而真空不染,那么我就会像摩登迦女那样一心皈依,不再骚扰阿难了。”(典故见《阿难与摩登迦女》)

浙僧揣度自己的道力足以胜魔,坦然答应了。艳女得以靠近偎倚抚摸,最终毁了浙僧的戒体。浙僧懊丧后悔不已,失意郁郁而死。

纪晓岚评:“磨而不磷,涅而不缁”(注:出自孔丘《论语·阳货》,译为:磨了以后不变薄,染了以后不变黑。比喻意志坚定的人不会受环境的影响),只有圣人能做到,大贤以下都做不到。这个浙僧中了魔女的一激之计,于是开门迎盗。天下自负自己的能力,于是敢做人所不敢做的事,最终溃败毁坏自己,都是浙僧这样的啊!

切莫自恃定力足,或欲自试定力足否,须知一念之差,万劫莫赎。不要去考验自己的定力,远离诱惑!远离一切能勾起欲念淫念的事物!

[ 本帖最后由 演启 于 2014-6-25 14:41 编辑 ]
感恩师兄法布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