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风尘误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心上莲花学佛群/紫鸢​


  每次给妈妈打电话,总少不了讲点家长里短。而离家这些年,我们的话题只有集中在共同认识的人和事上时,才会有共鸣和感慨。前几天的电话中,母亲告诉我一个相当震撼的消息:同一个村的表姐在吸毒。我一时被惊住了,由此引出了关于表姐一家子的许多话题与记忆。

   记得当年,表姐的妈妈——我表姑的运气委实不好,嫁一个死一个。后来在第N任老公去世后,表姑心灰意冷,不再嫁人了。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慢慢地把孩子拉扯大了。表姑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儿子很会念书,那时个更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如果没有后来表姐的一念之差,一家子幸福平静的生活,似乎一眼望得到头。

   到了男婚女嫁的年龄,我表姐嫁给了自己的继兄,刚开始的日子安静美好。可是平常的农家生活,时间长了,总是难免让人生出厌倦。况且年纪又轻,谁不渴望生活的变化和奇迹?没几年,表姐便去了广东打工。


   那时候南下广东打工,还是一件很新潮的事情。在扑面而来的新生活中,一个农村女孩的迷失,几乎是分分钟的事。表姐喜欢漂亮的衣服、羡慕奢华的生活,但那是工资微薄的的她可望不可及的。渐渐地表姐开始不安分了,这看来仿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都是城市的过客,不用顾忌乡里乡亲、街坊邻里的指摘,看似一切是可以随性自由。

   村里同去打工的小姐妹回来时,隐晦地说起,表姐在外面似乎做小姐了。这话在村里被人小心翼翼地传着,我们刚开始都只当是瞎说的。那时的人都单纯,村子的老祠堂里还供奉着举人爷爷呢,哪会有这等事情?

  后来表姐回来时,像变了个人似的,穿金戴银、涂脂抹粉的,言行举止中透着一股子媚态。后来我才明白,那是风尘气。再后来听说表姐已经开了间“发廊”,做起了老鸨,招了好多小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再再后来,表姐的妹妹看到姐姐的钱来得那么容易,羡慕之下,也下水了——当时她已经结婚了,还有个五岁的孩子。再再再后来,表姑也下水了。刚开始她是去给表姐带孩子的,听说是有个人看上她了,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内心挣扎后,表姑也步了两个女儿的后尘。


   表姐她们母女三人在广东做着无本买卖,一时财来如流水,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殊不知邪淫是最折福的事,何况开着这种店,赚着这种不干不净的钱!赚几个脏钱,背一身的恶业,真可谓瞎子不怕悬崖高。表姐一家子的悲剧,渐渐地拉开的帷幕。

  后来表姑表姐们得了些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中“退休老军医”们专治的脏病,花了好多钱也治不好。小表姐的老公终于知道她在外面干的是这种事情,觉得八辈子的脸都给她丢尽了,坚决离婚,小表姐净身出户。

   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很多年,表姐老了,这行越来越不好做,就想着回家开个店养活自己吧。可是开什么店都不顺,做哪样都亏,破了不少财。前几年听说表姐承包我们那的公路来做,摇身一变,又成了女老板,看着象是要发财的节奏。她到处巧舌如簧地集资、借钱,凑了几十万。路修好了,但钱却要不到了!一生的积蓄,就这样一下就没了,还顺带着背了一身的债。

   受到这一番打击,表姐病得更厉害了,身体常常痛到不能自已。家里讨债的人接连不断,这时的表姐已经心力交瘁。于是有人给她介绍了大 麻之类的东西,说是能镇痛。很快她就离不开这玩意儿了。渐渐地觉得大 麻不够劲,表姐又抽上了白*粉,最后发展到静脉 注射。表姐被关进戒毒所很多次,但吸了戒、戒了吸,反反复复地,怎么都戒不掉,眼下看来已经是无药可救了。

  表姑那出息的儿子,本来谈了位很相爱的姑娘。两人已经订了亲,亲家听说了他家这摊子事后,认为这一家子家风不好,坚决地退了婚。可怜双鸳鸯,自此终天别。儿子受此一番打击,伤心欲绝,消沉了许久。最后远走广东,后来在那边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不知是怨恨还是羞耻,反正表姑的儿子是从此没踏回家门一步了。表姑临到老了,又失去了唯一的依靠。


  如今的表姐,病痛、毒*瘾,加债务缠身,每天生活在不可自拔的痛苦之中,这日子不知哪天是尽头。

  至今我犹记得表姐当年的花样年华,后来的衣锦还乡。白云苍狗,岁月沧桑,恍如一梦,如今的表姐一家子却沦落到了这般地步。命运的翻云覆雨手,每每令人感慨不已。可造成眼下这一切的,就只是命么?想起红楼梦中的那首曲子,令人悲伤:“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阿钵点评:

   叹人世,终难定,其实细究起来,通向结局的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只是当贪欲炽盛时,很多人被蒙蔽了双眼,不见来时路,更不思归途。只道“此间乐,不思蜀”。然而好梦终须醒,是债还须偿。《佛说四十二章经》有云:“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而有割舌之患。”表姐一家付出的代价,岂止割舌之患呢?
 
由版主最后编辑:

菲儿(高净)

༺ 精进 ༻
[i=s] 本帖最后由 小妖(芯菲) 于 2014-7-31 11:45 编辑 [/i]

阿弥陀佛!因果真实不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Baby宋

༺ 忍辱 ༻
心上莲花学佛群/紫鸢



每次给妈妈打电话,总少不了讲点家长里短。而离家这些年,我们的话题只有集中在共同认识的人和事上时,才会有共鸣和感慨。前几天的电话中,母亲告诉我一个相当震撼的消息:同一个村的表姐在吸毒。我一时被惊住了,由此引出了关于表姐一家子的许多话题与记忆。

记得当年,表姐的妈妈——我表姑的运气委实不好,嫁一个死一个。后来在第N任老公去世后,表姑心灰意冷,不再嫁人了。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慢慢地把孩子拉扯大了。表姑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儿子很会念书,那时个更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如果没有后来表姐的一念之差,一家子幸福平静的生活,似乎一眼望得到头。

到了男婚女嫁的年龄,我表姐嫁给了自己的继兄,刚开始的日子安静美好。可是平常的农家生活,时间长了,总是难免让人生出厌倦。况且年纪又轻,谁不渴望生活的变化和奇迹?没几年,表姐便去了广东打工。



那时候南下广东打工,还是一件很新潮的事情。在扑面而来的新生活中,一个农村女孩的迷失,几乎是分分钟的事。表姐喜欢漂亮的衣服、羡慕奢华的生活,但那是工资微薄的的她可望不可及的。渐渐地表姐开始不安分了,这看来仿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都是城市的过客,不用顾忌乡里乡亲、街坊邻里的指摘,看似一切是可以随性自由。

村里同去打工的小姐妹回来时,隐晦地说起,表姐在外面似乎做小姐了。这话在村里被人小心翼翼地传着,我们刚开始都只当是瞎说的。那时的人都单纯,村子的老祠堂里还供奉着举人爷爷呢,哪会有这等事情?

后来表姐回来时,像变了个人似的,穿金戴银、涂脂抹粉的,言行举止中透着一股子媚态。后来我才明白,那是风尘气。再后来听说表姐已经开了间“发廊”,做起了老鸨,招了好多小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再再后来,表姐的妹妹看到姐姐的钱来得那么容易,羡慕之下,也下水了——当时她已经结婚了,还有个五岁的孩子。再再再后来,表姑也下水了。刚开始她是去给表姐带孩子的,听说是有个人看上她了,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内心挣扎后,表姑也步了两个女儿的后尘。



表姐她们母女三人在广东做着无本买卖,一时财来如流水,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殊不知邪淫是最折福的事,何况开着这种店,赚着这种不干不净的钱!赚几个脏钱,背一身的恶业,真可谓瞎子不怕悬崖高。表姐一家子的悲剧,渐渐地拉开的帷幕。

后来表姑表姐们得了些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中“退休老军医”们专治的脏病,花了好多钱也治不好。小表姐的老公终于知道她在外面干的是这种事情,觉得八辈子的脸都给她丢尽了,坚决离婚,小表姐净身出户。

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很多年,表姐老了,这行越来越不好做,就想着回家开个店养活自己吧。可是开什么店都不顺,做哪样都亏,破了不少财。前几年听说表姐承包我们那的公路来做,摇身一变,又成了女老板,看着象是要发财的节奏。她到处巧舌如簧地集资、借钱,凑了几十万。路修好了,但钱却要不到了!一生的积蓄,就这样一下就没了,还顺带着背了一身的债。

受到这一番打击,表姐病得更厉害了,身体常常痛到不能自已。家里讨债的人接连不断,这时的表姐已经心力交瘁。于是有人给她介绍了大 麻之类的东西,说是能镇痛。很快她就离不开这玩意儿了。渐渐地觉得大 麻不够劲,表姐又抽上了白*粉,最后发展到静脉 注射。表姐被关进戒毒所很多次,但吸了戒、戒了吸,反反复复地,怎么都戒不掉,眼下看来已经是无药可救了。

表姑那出息的儿子,本来谈了位很相爱的姑娘。两人已经订了亲,亲家听说了他家这摊子事后,认为这一家子家风不好,坚决地退了婚。可怜双鸳鸯,自此终天别。儿子受此一番打击,伤心欲绝,消沉了许久。最后远走广东,后来在那边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不知是怨恨还是羞耻,反正表姑的儿子是从此没踏回家门一步了。表姑临到老了,又失去了唯一的依靠。



如今的表姐,病痛、毒*瘾,加债务缠身,每天生活在不可自拔的痛苦之中,这日子不知哪天是尽头。

至今我犹记得表姐当年的花样年华,后来的衣锦还乡。白云苍狗,岁月沧桑,恍如一梦,如今的表姐一家子却沦落到了这般地步。命运的翻云覆雨手,每每令人感慨不已。可造成眼下这一切的,就只是命么?想起红楼梦中的那首曲子,令人悲伤:“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阿钵点评:

叹人世,终难定,其实细究起来,通向结局的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只是当贪欲炽盛时,很多人被蒙蔽了双眼,不见来时路,更不思归途。只道“此间乐,不思蜀”。然而好梦终须醒,是债还须偿。《佛说四十二章经》有云:“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而有割舌之患。”表姐一家付出的代价,岂止割舌之患呢?
南无阿弥陀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