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 通告:
      因响应国家政策,本论坛从即日起停止更新,关闭发贴与回复功能。
      为了让注册用户便于查阅以前的信息,暂时保留浏览功能。需要保留历史数据者,请尽快下载。
        ——心上莲花论坛

因果循环善恶有报一

七宝白莲

༺ 布施 ༻
八三年夏天,大约是五月底,我在温哥华舍下,会见一位 L君,我能看见他在家的父亲的健康很坏,我说:「令尊生平嗜酒,每日喝上整瓶的威士忌或白兰地,现在肝脏已有癌症徵。」
  
   L君大惊,但是不信,而且说:家父不迷信,他不会信你的!
  
   我说:「我知他不会信我,我也无意叫他信我.但是,令尊曾经有一件大善阴德,蒙佛菩萨令我看得见,知道他的善行。叫我救他!你们若不信我,何不送令尊去看医生?诊断后,你们来找我好了。」
  
   「家父行了什么善举呢?」 L君问:「家父的行事.从不跟我们谈起,连我们都不知,你既然那么说,你可以讲出来他做了什么吗?」
  
   「我不告诉你。」我答:「但是我可以写下几个字,你拿回家去问令尊好了。他一见字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在条子上写著:「大约三十七年前,二老伯,身在法界警界,为一个蒙冤的死囚妇人洗脱冤枉罪名,使她获得翻案,恢复清白无罪释放!老伯的义行,救了她一家九条命!」
  
   L 君不信:我们从未听他讲过有此事。
  
   我说:你拿去给老人家看看吧!
  
   几天后, L 君打电话来,惊骇的对我说:培德,你怎么知道的?家父非常惊骇,他说这事从没有人知道!他也未对任何人说过!这真是太奇怪了!
  
   没什么稀奇!我说,“为善,为恶,都自然会有人知!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任何人行恶或为善都会有菩萨知道的。令尊这件善行,虽没有局外人知道。令尊不居功也不宣扬,可是佛菩萨是知道的,叫我用天眼看见,现在令尊有肝病。若非他积有大善行,早已不治了。
  
   L 君说:家父说这件事甚至没告诉过家母,我们作子女的,更是一些也不知道,现在你写的明白,家父才讲出这件事,我们全家都极为惊异!
  
   我说:那令尊现在还信不信有佛菩萨?
  
   信了!信了! L君说。他本来是什么都不信的。现在信了!那你快送他去见医生捡查肝脏。
  
   一周以后, L君来电话:「培德,专科医生检查,证实了家父有严重肝脏病,家父要来见你详谈!」
  
   「我一定尽力帮助令尊 」我说:「首先,我要他戒绝烟酒。」
  
   L 老伯完全信任我,多年来,医生叫他戒烟酒,他都不听,现在听我劝告,一下就都戒绝了,L 君全家后来来见我。L 老伯现时在我的劝告之下注意保养, 他健康逐渐在改进,肝已不痛,我用天眼看他肝部的癌细胞显然已经停止活动了,这真是奇迹:佛法的奇迹!
  
   这件真实的奇迹,温哥华许多人都知道。L 家与我成为好友。
  
   L 老伯来访,向在座的十多宾客宣布真相,他说当年,是有一个妇人因贩毒案被判极刑,他细查之下,发现妇人是被毒贩栽赃作为代罪羔羊的,他就尽力为妇人请求覆审翻案,他终于抓到真犯,洗脱了妇人的冤枉。
  
   L老伯说: 这件事,我认为我应做的。并不认为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善举,我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连内人也不知道有此事。就是办案的人、圈内人也很少知道,我不明白你怎会知道的。
  
   我笑道:「我蒙佛菩萨叫我运天眼看见老伯你当年在法庭上为枉案请求开恩复审....我讲出当年40年前的详情,历历在目,L 老伯惊骇万分:这是闭门审讯呀!你怎会看见?」他承认我描述的完全正确,符合事实。
  
   「有一样我不明白,」他说:「我救的只是一个人,你怎么说九条命呢?」
  
   我说:「妇人腹中块肉,她若冤死,就是两条命了,她丈夫在悲痛中,打算是把六个子女全部毒死,然后自杀,假如这件案不获得你出力平反,可不是九条人命么?
  
   L 老伯说:「听说过她全家会自杀,但并不知道居然会有九条人命之多」老伯又说:这件事真奇怪极了!是我个人的秘密,怎么你全都看见的呢?」
  
   
   我笑:「善恶都会有佛菩萨与神灵知道的,也会有凡人知道的!老伯,你放心佛菩萨知道你有此善行,叫我救你,你的病是不妨事的,因为你的善行已种下了善因,你定会得到善报!」
  
   「啊!」L老伯说。 「我信佛了」
  
   在座十多人个个都念佛不止.我就解释善恶都有报是宇宙中因果律之一,这已有一例作为实证,我在本文里也劝请人人都必须相信因果,并且多行善.种善因,更要多劝人信因果,别再信那些自命是有学问或有名的人,乱说因果是迷信。像上面说的那位某某大明星,自以为是很科学,妄自利用电影电视去指称「因果循环善恶有报」是「迷信」这种人,自误又误尽苍生。自欺又欺人!种下的恶业恶因,真是罪大孽深啊! 八三年夏天,大约是五月底,我在温哥华舍下,会见一位 L君,我能看见他在家的父亲的健康很坏,我说:「令尊生平嗜酒,每日喝上整瓶的威士忌或白兰地,现在肝脏已有癌症徵。」
  
   L君大惊,但是不信,而且说:家父不迷信,他不会信你的!
  
   我说:「我知他不会信我,我也无意叫他信我.但是,令尊曾经有一件大善阴德,蒙佛菩萨令我看得见,知道他的善行。叫我救他!你们若不信我,何不送令尊去看医生?诊断后,你们来找我好了。」
  
   「家父行了什么善举呢?」 L君问:「家父的行事.从不跟我们谈起,连我们都不知,你既然那么说,你可以讲出来他做了什么吗?」
  
   「我不告诉你。」我答:「但是我可以写下几个字,你拿回家去问令尊好了。他一见字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在条子上写著:「大约三十七年前,二老伯,身在法界警界,为一个蒙冤的死囚妇人洗脱冤枉罪名,使她获得翻案,恢复清白无罪释放!老伯的义行,救了她一家九条命!」
  
   L 君不信:我们从未听他讲过有此事。
  
   我说:你拿去给老人家看看吧!
  
   几天后, L 君打电话来,惊骇的对我说:培德,你怎么知道的?家父非常惊骇,他说这事从没有人知道!他也未对任何人说过!这真是太奇怪了!
  
   没什么稀奇!我说,“为善,为恶,都自然会有人知!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任何人行恶或为善都会有菩萨知道的。令尊这件善行,虽没有局外人知道。令尊不居功也不宣扬,可是佛菩萨是知道的,叫我用天眼看见,现在令尊有肝病。若非他积有大善行,早已不治了。
  
   L 君说:家父说这件事甚至没告诉过家母,我们作子女的,更是一些也不知道,现在你写的明白,家父才讲出这件事,我们全家都极为惊异!
  
   我说:那令尊现在还信不信有佛菩萨?
  
   信了!信了! L君说。他本来是什么都不信的。现在信了!那你快送他去见医生捡查肝脏。
  
   一周以后, L君来电话:「培德,专科医生检查,证实了家父有严重肝脏病,家父要来见你详谈!」
  
   「我一定尽力帮助令尊 」我说:「首先,我要他戒绝烟酒。」
  
   L 老伯完全信任我,多年来,医生叫他戒烟酒,他都不听,现在听我劝告,一下就都戒绝了,L 君全家后来来见我。L 老伯现时在我的劝告之下注意保养, 他健康逐渐在改进,肝已不痛,我用天眼看他肝部的癌细胞显然已经停止活动了,这真是奇迹:佛法的奇迹!
  
   这件真实的奇迹,温哥华许多人都知道。L 家与我成为好友。
  
   L 老伯来访,向在座的十多宾客宣布真相,他说当年,是有一个妇人因贩毒案被判极刑,他细查之下,发现妇人是被毒贩栽赃作为代罪羔羊的,他就尽力为妇人请求覆审翻案,他终于抓到真犯,洗脱了妇人的冤枉。
  
   L老伯说: 这件事,我认为我应做的。并不认为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善举,我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连内人也不知道有此事。就是办案的人、圈内人也很少知道,我不明白你怎会知道的。
  
   我笑道:「我蒙佛菩萨叫我运天眼看见老伯你当年在法庭上为枉案请求开恩复审....我讲出当年40年前的详情,历历在目,L 老伯惊骇万分:这是闭门审讯呀!你怎会看见?」他承认我描述的完全正确,符合事实。
  
   「有一样我不明白,」他说:「我救的只是一个人,你怎么说九条命呢?」
  
   我说:「妇人腹中块肉,她若冤死,就是两条命了,她丈夫在悲痛中,打算是把六个子女全部毒死,然后自杀,假如这件案不获得你出力平反,可不是九条人命么?
  
   L 老伯说:「听说过她全家会自杀,但并不知道居然会有九条人命之多」老伯又说:这件事真奇怪极了!是我个人的秘密,怎么你全都看见的呢?」
  
   
   我笑:「善恶都会有佛菩萨与神灵知道的,也会有凡人知道的!老伯,你放心佛菩萨知道你有此善行,叫我救你,你的病是不妨事的,因为你的善行已种下了善因,你定会得到善报!」
  
   「啊!」L老伯说。 「我信佛了」
  
   在座十多人个个都念佛不止.我就解释善恶都有报是宇宙中因果律之一,这已有一例作为实证,我在本文里也劝请人人都必须相信因果,并且多行善.种善因,更要多劝人信因果,别再信那些自命是有学问或有名的人,乱说因果是迷信。像上面说的那位某某大明星,自以为是很科学,妄自利用电影电视去指称「因果循环善恶有报」是「迷信」这种人,自误又误尽苍生。自欺又欺人!种下的恶业恶因,真是罪大孽深啊! 八三年夏天,大约是五月底,我在温哥华舍下,会见一位 L君,我能看见他在家的父亲的健康很坏,我说:「令尊生平嗜酒,每日喝上整瓶的威士忌或白兰地,现在肝脏已有癌症徵。」
  
   L君大惊,但是不信,而且说:家父不迷信,他不会信你的!
  
   我说:「我知他不会信我,我也无意叫他信我.但是,令尊曾经有一件大善阴德,蒙佛菩萨令我看得见,知道他的善行。叫我救他!你们若不信我,何不送令尊去看医生?诊断后,你们来找我好了。」
  
   「家父行了什么善举呢?」 L君问:「家父的行事.从不跟我们谈起,连我们都不知,你既然那么说,你可以讲出来他做了什么吗?」
  
   「我不告诉你。」我答:「但是我可以写下几个字,你拿回家去问令尊好了。他一见字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转载冯冯居士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