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心上莲花:通灵与附体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有些神婆能给人看事,而且还有一定的灵验度。问事的时候,基本都是打几个呵欠,就将鬼神请上身了。神婆被附体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鬼神借他们的身体在说话做事。这些附身的鬼神各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鬼神附身,神通大小也各有区别。

  被附身的人往往是阳气较弱的女人,多在重病期间、人的阳气最薄弱的时候,或心灰意冷的时候,最容易被附身。

  这类的附身,是需要被附身的人同意的。去年有位朋友的姐姐亲口告诉我,有一位“神”跟她谈判了很多时间,一直要求附在她身上。她是位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当然觉得做神婆太丢人了。又看到过别的人被附身的样子,接受不了,所以怎么都不答应,磨了几个月才罢休。

  被附体者,就被这鬼神控制了,死后也会跟着这个附体落饿鬼道。其结局是多半是很不好的。所以碰到要求附体的事,千万不要答应了。这种事,玩不起的。

  如果一些低级别的附体长期附在身上不下来了,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了,这只是精神病中的一种。这一类型的精神病人往往不安于家,不能在家中生活,穿不了新的好的衣服,一旦有好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撕碎,宁愿在外面拾东西吃。这是因为这些附体的鬼类没有福报,没福享受人类的正常生活。

  还有的是太过折福之后,智慧与福报大幅度下降,福报层次已经降低到饿鬼道的层面上去了。
 
由版主最后编辑:

Baby宋

༺ 忍辱 ༻
有些神婆能给人看事,而且还有一定的灵验度。问事的时候,基本都是打几个呵欠,就将鬼神请上身了。神婆被附体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鬼神借他们的身体在说话做事。这些附身的鬼神各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鬼神附身,神通大小也各有区别。
被附身的人往往是阳气较弱的女人,多在重病期间、人的阳气最薄弱的时候,或心灰意冷的时候,最容易被附身。
这类的附身,是需要被附身的人同意的。去年有位朋友的姐姐亲口告诉我,有一位“神”跟她谈判了很多时间,一直要求附在她身上。她是位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当然觉得做神婆太丢人了。又看到过别的人被附身的样子,接受不了,所以怎么都不答应,磨了几个月才罢休。
  被附体者,就被这鬼神控制了,死后也会跟着这个附体落饿鬼道。其结局是多半是很不好的。所以碰到要求附体的事,千万不要答应了。这种事,玩不起的。

  如果一些低级别的附体长期附在身上不下来了,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了,这只是精神病中的一种。这一类型的精神病人往往不安于家,不能在家中生活,穿不了新的好的衣服,一旦有好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撕碎,宁愿在外面拾东西吃。这是因为这些附体的鬼类没有福报,没福享受人类的正常生活。
还有的是太过折福之后,智慧与福报大幅度下降,福报层次已经降低到饿鬼道的层面上去了。
阿弥陀佛
 

勤修戒定慧

༺ 忍辱 ༻
我经常顶撞父母家人,加上邪淫。总说我是人非,挑唆他人。才遭遇鬼神欺辱,弟子在此忏悔,感恩三宝救护!感恩众生!
南无阿弥陀佛!
 

一无所有

༺ 持戒 ༻
有些神婆能给人看事,而且还有一定的灵验度。问事的时候,基本都是打几个呵欠,就将鬼神请上身了。神婆被附体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鬼神借他们的身体在说话做事。这些附身的鬼神各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鬼神附身,神通大小也各有区别。
被附身的人往往是阳气较弱的女人,多在重病期间、人的阳气最薄弱的时候,或心灰意冷的时候,最容易被附身。
这类的附身,是需要被附身的人同意的。去年有位朋友的姐姐亲口告诉我,有一位“神”跟她谈判了很多时间,一直要求附在她身上。她是位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当然觉得做神婆太丢人了。又看到过别的人被附身的样子,接受不了,所以怎么都不答应,磨了几个月才罢休。
  被附体者,就被这鬼神控制了,死后也会跟着这个附体落饿鬼道。其结局是多半是很不好的。所以碰到要求附体的事,千万不要答应了。这种事,玩不起的。

  如果一些低级别的附体长期附在身上不下来了,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了,这只是精神病中的一种。这一类型的精神病人往往不安于家,不能在家中生活,穿不了新的好的衣服,一旦有好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撕碎,宁愿在外面拾东西吃。这是因为这些附体的鬼类没有福报,没福享受人类的正常生活。
还有的是太过折福之后,智慧与福报大幅度下降,福报层次已经降低到饿鬼道的层面上去了。
太可怕了,阿弥陀佛
 

无心住

༺ 忍辱 ༻
有些神婆能给人看事,而且还有一定的灵验度。问事的时候,基本都是打几个呵欠,就将鬼神请上身了。神婆被附体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鬼神借他们的身体在说话做事。这些附身的鬼神各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鬼神附身,神通大小也各有区别。
被附身的人往往是阳气较弱的女人,多在重病期间、人的阳气最薄弱的时候,或心灰意冷的时候,最容易被附身。
这类的附身,是需要被附身的人同意的。去年有位朋友的姐姐亲口告诉我,有一位“神”跟她谈判了很多时间,一直要求附在她身上。她是位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当然觉得做神婆太丢人了。又看到过别的人被附身的样子,接受不了,所以怎么都不答应,磨了几个月才罢休。
  被附体者,就被这鬼神控制了,死后也会跟着这个附体落饿鬼道。其结局是多半是很不好的。所以碰到要求附体的事,千万不要答应了。这种事,玩不起的。

  如果一些低级别的附体长期附在身上不下来了,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了,这只是精神病中的一种。这一类型的精神病人往往不安于家,不能在家中生活,穿不了新的好的衣服,一旦有好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撕碎,宁愿在外面拾东西吃。这是因为这些附体的鬼类没有福报,没福享受人类的正常生活。
还有的是太过折福之后,智慧与福报大幅度下降,福报层次已经降低到饿鬼道的层面上去了。
阿弥陀佛
 

Pan

༺ 布施 ༻
有些神婆能给人看事,而且还有一定的灵验度。问事的时候,基本都是打几个呵欠,就将鬼神请上身了。神婆被附体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鬼神借他们的身体在说话做事。这些附身的鬼神各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鬼神附身,神通大小也各有区别。
被附身的人往往是阳气较弱的女人,多在重病期间、人的阳气最薄弱的时候,或心灰意冷的时候,最容易被附身。
这类的附身,是需要被附身的人同意的。去年有位朋友的姐姐亲口告诉我,有一位“神”跟她谈判了很多时间,一直要求附在她身上。她是位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当然觉得做神婆太丢人了。又看到过别的人被附身的样子,接受不了,所以怎么都不答应,磨了几个月才罢休。
  被附体者,就被这鬼神控制了,死后也会跟着这个附体落饿鬼道。其结局是多半是很不好的。所以碰到要求附体的事,千万不要答应了。这种事,玩不起的。

  如果一些低级别的附体长期附在身上不下来了,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了,这只是精神病中的一种。这一类型的精神病人往往不安于家,不能在家中生活,穿不了新的好的衣服,一旦有好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撕碎,宁愿在外面拾东西吃。这是因为这些附体的鬼类没有福报,没福享受人类的正常生活。
还有的是太过折福之后,智慧与福报大幅度下降,福报层次已经降低到饿鬼道的层面上去了。
阿弥陀佛
 

今生何其幸运

༺ 布施 ༻
有些神婆能给人看事,而且还有一定的灵验度。问事的时候,基本都是打几个呵欠,就将鬼神请上身了。神婆被附体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而是鬼神借他们的身体在说话做事。这些附身的鬼神各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鬼神附身,神通大小也各有区别。
被附身的人往往是阳气较弱的女人,多在重病期间、人的阳气最薄弱的时候,或心灰意冷的时候,最容易被附身。
这类的附身,是需要被附身的人同意的。去年有位朋友的姐姐亲口告诉我,有一位“神”跟她谈判了很多时间,一直要求附在她身上。她是位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当然觉得做神婆太丢人了。又看到过别的人被附身的样子,接受不了,所以怎么都不答应,磨了几个月才罢休。
  被附体者,就被这鬼神控制了,死后也会跟着这个附体落饿鬼道。其结局是多半是很不好的。所以碰到要求附体的事,千万不要答应了。这种事,玩不起的。

  如果一些低级别的附体长期附在身上不下来了,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了,这只是精神病中的一种。这一类型的精神病人往往不安于家,不能在家中生活,穿不了新的好的衣服,一旦有好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撕碎,宁愿在外面拾东西吃。这是因为这些附体的鬼类没有福报,没福享受人类的正常生活。
还有的是太过折福之后,智慧与福报大幅度下降,福报层次已经降低到饿鬼道的层面上去了。
大约在14岁时我背附体过,这也是我碰到佛教善知识很快就深信的助缘,有时候坏事并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