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口业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前几天,接到一位比较熟悉的女人的电话。在讲话的过程中,注意到她变得口齿不清了,结结巴巴的,往往一句话要停顿几次才讲得完。我这才想起,去年通电话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没太往心里去。

她以前通过考试,取得了国家正规的“导游资格证”,在西双版纳当了几年导游,自然是能说会道的人。几年前刚认识她时,说话非常流利。尤其是那种损人不带脏字的本事,让我印象很深刻。

那时有一个离了婚的男人对她有好感,有事没事就到她店里去闲聊。她心知肚明,却整天以玩笑方式拿他开涮。可以一损就是老半天,特别能说,让人根本没有还嘴的余地。说话又很有技巧,让人哭不得、笑不得、生气不得的那种。那男人可能是平时就磨得皮糙肉厚了的,也就不太计较。加上实在是看上她了,也许误认为打是亲、骂是爱吧,所以老是笑呵呵地听着。那时常到她店里去买东西,加之她常找我算八字,慢慢熟悉了。去的次数多了,这种场面也就自然见得多了。而且不光是对那个男人,对很多熟悉一点的人,她都是这样。老是听到她损完这个损那个,喜欢损人似乎就是她的本能与莫大的乐趣。

那时还注意到,说话时偶尔靠近她一点,就能闻到很难闻的口气。因为当地人吃东西口味重,我当时认为是吃多了葱、蒜、韭菜类,引起胃热的原故。后来注意到一位同事也是口气特别难闻。他是对社会最多不满的人,整天骂东骂西,从单位上司到国家领导,没有一个合他心意的。有一次坐出租车,也碰到这么一位司机,一上车就听他骂政府,骂社会,骂交警,一路都是愤愤不平。一面说话,口气极其难闻,整个出租车里都弥漫着很难闻的气味。联想到平时接触过的一些人,凡说话难听的、口业重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口气不难闻的。

那位女子,几年不见她,现在变得连说话都不流利了,也不知她的口业严重到什么程度了。

对于表达能力不好的人,口气难闻的人,少吃荤类(指葱类、蒜类、韭菜、藠头等),多诵佛号经咒。在网上与生活中,多以善巧方便讲讲导人向善的内容,多说柔和语、诚朴话,自然就能慢慢变得说话流利、口气正常了。
 

静心_

༺ 忍辱 ༻
我是真实体会到爱骂人的就是说话口臭特别重,我婆婆就是个典型的,骂人的话特别特别难听简直不堪入耳,离我那么远说话都能闻到口臭
 

Baby宋

༺ 忍辱 ༻
前几天,接到一位比较熟悉的女人的电话。在讲话的过程中,注意到她变得口齿不清了,结结巴巴的,往往一句话要停顿几次才讲得完。我这才想起,去年通电话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没太往心里去。

她以前通过考试,取得了国家正规的“导游资格证”,在西双版纳当了几年导游,自然是能说会道的人。几年前刚认识她时,说话非常流利。尤其是那种损人不带脏字的本事,让我印象很深刻。

那时有一个离了婚的男人对她有好感,有事没事就到她店里去闲聊。她心知肚明,却整天以玩笑方式拿他开涮。可以一损就是老半天,特别能说,让人根本没有还嘴的余地。说话又很有技巧,让人哭不得、笑不得、生气不得的那种。那男人可能是平时就磨得皮糙肉厚了的,也就不太计较。加上实在是看上她了,也许误认为打是亲、骂是爱吧,所以老是笑呵呵地听着。那时常到她店里去买东西,加之她常找我算八字,慢慢熟悉了。去的次数多了,这种场面也就自然见得多了。而且不光是对那个男人,对很多熟悉一点的人,她都是这样。老是听到她损完这个损那个,喜欢损人似乎就是她的本能与莫大的乐趣。

那时还注意到,说话时偶尔靠近她一点,就能闻到很难闻的口气。因为当地人吃东西口味重,我当时认为是吃多了葱、蒜、韭菜类,引起胃热的原故。后来注意到一位同事也是口气特别难闻。他是对社会最多不满的人,整天骂东骂西,从单位上司到国家领导,没有一个合他心意的。有一次坐出租车,也碰到这么一位司机,一上车就听他骂政府,骂社会,骂交警,一路都是愤愤不平。一面说话,口气极其难闻,整个出租车里都弥漫着很难闻的气味。联想到平时接触过的一些人,凡说话难听的、口业重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口气不难闻的。

那位女子,几年不见她,现在变得连说话都不流利了,也不知她的口业严重到什么程度了。

对于表达能力不好的人,口气难闻的人,少吃荤类(指葱类、蒜类、韭菜、藠头等),多诵佛号经咒。在网上与生活中,多以善巧方便讲讲导人向善的内容,多说柔和语、诚朴话,自然就能慢慢变得说话流利、口气正常了。
阿弥陀佛,感恩分享
 

一无所有

༺ 持戒 ༻
前几天,接到一位比较熟悉的女人的电话。在讲话的过程中,注意到她变得口齿不清了,结结巴巴的,往往一句话要停顿几次才讲得完。我这才想起,去年通电话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没太往心里去。

她以前通过考试,取得了国家正规的“导游资格证”,在西双版纳当了几年导游,自然是能说会道的人。几年前刚认识她时,说话非常流利。尤其是那种损人不带脏字的本事,让我印象很深刻。

那时有一个离了婚的男人对她有好感,有事没事就到她店里去闲聊。她心知肚明,却整天以玩笑方式拿他开涮。可以一损就是老半天,特别能说,让人根本没有还嘴的余地。说话又很有技巧,让人哭不得、笑不得、生气不得的那种。那男人可能是平时就磨得皮糙肉厚了的,也就不太计较。加上实在是看上她了,也许误认为打是亲、骂是爱吧,所以老是笑呵呵地听着。那时常到她店里去买东西,加之她常找我算八字,慢慢熟悉了。去的次数多了,这种场面也就自然见得多了。而且不光是对那个男人,对很多熟悉一点的人,她都是这样。老是听到她损完这个损那个,喜欢损人似乎就是她的本能与莫大的乐趣。

那时还注意到,说话时偶尔靠近她一点,就能闻到很难闻的口气。因为当地人吃东西口味重,我当时认为是吃多了葱、蒜、韭菜类,引起胃热的原故。后来注意到一位同事也是口气特别难闻。他是对社会最多不满的人,整天骂东骂西,从单位上司到国家领导,没有一个合他心意的。有一次坐出租车,也碰到这么一位司机,一上车就听他骂政府,骂社会,骂交警,一路都是愤愤不平。一面说话,口气极其难闻,整个出租车里都弥漫着很难闻的气味。联想到平时接触过的一些人,凡说话难听的、口业重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口气不难闻的。

那位女子,几年不见她,现在变得连说话都不流利了,也不知她的口业严重到什么程度了。

对于表达能力不好的人,口气难闻的人,少吃荤类(指葱类、蒜类、韭菜、藠头等),多诵佛号经咒。在网上与生活中,多以善巧方便讲讲导人向善的内容,多说柔和语、诚朴话,自然就能慢慢变得说话流利、口气正常了。
感恩师兄,我的口业也非常重,脾气不好,喜欢生气发火,特别对自己最亲的人。哎,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
 

马强

༺ 忍辱 ༻
这个真的挺重要的,我一直也想改,但是有难度,不过没关系,我会成功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