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泼辣人生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我家附近的丁字路口,是我们这条街的商业中心、最繁华的地段。那路口相对的几栋楼的房主,都是80年代初买房搬迁过来的。那些房子原来全部都是一个老太太的,她将房子陆陆续续卖完后,搬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去了。

提起那老太太,至今还是我们这条街的话题。那时能骑个自行车的就是有钱人了,她看着骑车的过来了,离着还有一米多,她就先倒下去,讹人钱财。那年头还没听说过有碰瓷这一说,她就能自己独创出来,也算是有天份了。

她的强项就是太能耍泼了,整条街上没一家没跟她家吵过架的。每次一吵架,就带上两儿两女,骂人的口才与雄壮的阵势,没有哪家能抵挡得住。骂得不解恨,还动不动躺到别人家里去耍泼。所以这一条街,没有一家不怕她的。

后来她家境衰败,陆陆续续卖房子了。最开始买她房子那家人,不知怎么惹毛她了,被她一次次上门骂阵,甚至拿着屎尿泼到房子里。那家人最后终于顶不住了,只得举家外逃,在外躲了几年。后来等她的房子卖完了,搬走了,才敢搬回来住。由这一件事,就可以想象得出来她平日里的凶悍程度。人做事要有点底线,人在做,天在看。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儿女积点德。

她大儿子长大后,在东门筷子厂上班。不久在厂里被人杀死,死时年仅20来岁。当时社会环境安定,这种命案,在那时是轰动一时。

大儿子死后,她家里越发衰败。加上整条街没一个人跟她家说话的。也不知是整条街的人都不喜欢她,还是她不喜欢整条街的人。反正最后她觉得这条街“恶人”太多,呆不下去了。最后将房子全部卖了,举家搬迁到一个挺偏的地方去住了。她住在这儿时,这条街从来没安宁过,隔不了多久就有骂架的,主角之一必定是这一家子。从她搬走后,一条街都清净了。

房子卖了没几年,那房子所在地就兴旺起来了,成了我们这一片的商业中心。老房子被后来的几家房主翻修成门面房,现在我们这一片,最旺的就是那些门面。也不知她看到这阴错阳差的结果,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她搬走后,因为人缘实在太差,与这边就断了来往,她后来的情况就不知道了。只有她的一个女儿嫁在这附近。这些年过得实在不如意。她女婿坐牢了,女儿没有生活来源,就去江浙沿海坐台。女婿刑满释放后,就靠她女儿坐台赚回来的钱养家。女婿一个人在家,很快将他朋友的十五六岁的女儿弄上床了。接着与老太太的女儿离婚,将她扫地出门,将那小姑娘迎娶回来。他们的儿子,也就是老太太的外孙,长大后带着女朋友去江浙沿海做小姐。不久染上毒瘾了,用那女孩坐台赚来的钱吸毒。

从来彪悍的人生,就不需要理由。只是不知老太太当年凭着她的泼辣,欺辱乡里、搅得四邻不安时,能不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30多年过去了,回溯她一家子的经历,令人感慨不已。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很多人总是觉得似乎好人没好报,坏人照样活得挺滋润。30年是易经中的一世,一世为一个小周期。以这个时间尺度来看,哪里还会有例外呢?
 

一无所有

༺ 持戒 ༻
我家附近的丁字路口,是我们这条街的商业中心、最繁华的地段。那路口相对的几栋楼的房主,都是80年代初买房搬迁过来的。那些房子原来全部都是一个老太太的,她将房子陆陆续续卖完后,搬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去了。

提起那老太太,至今还是我们这条街的话题。那时能骑个自行车的就是有钱人了,她看着骑车的过来了,离着还有一米多,她就先倒下去,讹人钱财。那年头还没听说过有碰瓷这一说,她就能自己独创出来,也算是有天份了。

她的强项就是太能耍泼了,整条街上没一家没跟她家吵过架的。每次一吵架,就带上两儿两女,骂人的口才与雄壮的阵势,没有哪家能抵挡得住。骂得不解恨,还动不动躺到别人家里去耍泼。所以这一条街,没有一家不怕她的。

后来她家境衰败,陆陆续续卖房子了。最开始买她房子那家人,不知怎么惹毛她了,被她一次次上门骂阵,甚至拿着屎尿泼到房子里。那家人最后终于顶不住了,只得举家外逃,在外躲了几年。后来等她的房子卖完了,搬走了,才敢搬回来住。由这一件事,就可以想象得出来她平日里的凶悍程度。人做事要有点底线,人在做,天在看。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儿女积点德。

她大儿子长大后,在东门筷子厂上班。不久在厂里被人杀死,死时年仅20来岁。当时社会环境安定,这种命案,在那时是轰动一时。

大儿子死后,她家里越发衰败。加上整条街没一个人跟她家说话的。也不知是整条街的人都不喜欢她,还是她不喜欢整条街的人。反正最后她觉得这条街“恶人”太多,呆不下去了。最后将房子全部卖了,举家搬迁到一个挺偏的地方去住了。她住在这儿时,这条街从来没安宁过,隔不了多久就有骂架的,主角之一必定是这一家子。从她搬走后,一条街都清净了。

房子卖了没几年,那房子所在地就兴旺起来了,成了我们这一片的商业中心。老房子被后来的几家房主翻修成门面房,现在我们这一片,最旺的就是那些门面。也不知她看到这阴错阳差的结果,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她搬走后,因为人缘实在太差,与这边就断了来往,她后来的情况就不知道了。只有她的一个女儿嫁在这附近。这些年过得实在不如意。她女婿坐牢了,女儿没有生活来源,就去江浙沿海坐台。女婿刑满释放后,就靠她女儿坐台赚回来的钱养家。女婿一个人在家,很快将他朋友的十五六岁的女儿弄上床了。接着与老太太的女儿离婚,将她扫地出门,将那小姑娘迎娶回来。他们的儿子,也就是老太太的外孙,长大后带着女朋友去江浙沿海做小姐。不久染上毒瘾了,用那女孩坐台赚来的钱吸毒。

从来彪悍的人生,就不需要理由。只是不知老太太当年凭着她的泼辣,欺辱乡里、搅得四邻不安时,能不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30多年过去了,回溯她一家子的经历,令人感慨不已。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很多人总是觉得似乎好人没好报,坏人照样活得挺滋润。30年是易经中的一世,一世为一个小周期。以这个时间尺度来看,哪里还会有例外呢?
阿弥陀佛,我应该改改脾气暴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