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忏悔的内涵

dengdeng

༺ 忍辱 ༻
管理成员
[p=30, 2, left][p=30, 2, left][font=楷体,楷体_GB2312]现业、很多过去的作业会残留在记忆中,我用“残留”一词好些,有的人就被过去的过失主控于自己的生命了!主控,被控制住了,那些作为被当成一个主导,控制着自己的意识与未来,这样是很苦很苦的!怎么办呢?忏悔是个很好的方式。
念佛,发菩提心,本身就是忏悔,所缘境的缘故啊!我们缘佛,怎么不叫忏悔呢?!这一灯能破千年暗!念佛缘佛就是缘无碍力,通过所缘产生的力量一样可以忏悔的。所以很多人说念佛者不需忏悔,实际是不需要别立忏悔之法。念佛就像打开这个开关一样,灯亮了,就不需要别立忏悔了,是不是这样的呢?有的人会以为不足。实际上发菩提心是能忏悔的;持戒是能忏悔的——缘戒即能忏悔,缘现下的净缘即能忏悔;厌离心也是能忏悔的……种种做法都是能忏悔的。但我们往往把忏悔这个概念放在一个极窄极窄的位置上了。很多人把忏悔看成是很龌龊、很沉重、很难堪、很不好受的一个法则了,实际上不是的。
像我们有病了,就想让大夫看看,想来治疗它,想除去这种疾病,干什么呢?以使自己的生命健康。同样,我们有一些宿业、宿缘,怎么办呢?曾经做了一些自己不愿意原谅的事——不是别人不原谅,是自己不原谅,或者说不会原谅。很多人做了一件事情很多年都不会原谅,他会伤害别人。什么叫原谅呢?不是放纵,是忏悔——原谅!
过去有无相忏,这是一种方法。就要深观法性,无始以来生生灭灭,无一法可得。无法可得,缘起清净——故清净,缘起业障——故业障,缘起诸过——故诸过会相续。无相忏悔是一个比较通用的法则。另一种就是取相,取相中有什么呢?发露忏!有的人做了过失以后,痛哭流涕地到大众中,或者到佛前,发露忏悔。再一种是僧法中的作法忏悔,这是僧法中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作法忏悔的形式有很多。当然也有心忏,心念忏悔!好比我们说:“罪由心生将心忏,心若亡时罪亦灭。”这是怎么忏悔的呢?今天有一个居士给我打电话说:“师父,我遇到一个事,很麻烦,我很多年来都有一个恶念,丢不掉的,我并没有做过这个恶事,可这个恶念一直困扰着我,怎么办呢?”我说:“心念生,心念忏!”这是心念生,那你心念忏就对了。这在戒律上是有的,心忏。那么发菩提心一样可以忏;作净观一样可以忏;持戒也是可以忏的。
实际上最主要是我们对这个过失要不放逸——不再去放逸它,不覆藏——不能有覆藏的心,不纵容——这是十分重要的,有的人就破罐子破摔了,认为反正我已经是这样了,干脆就胡来吧,那都是危害自己的。不放逸它,不覆藏它,不纵容它,如实地觉悟!如实地觉悟其无我性,得以出离。实际忏悔的内涵主要是唤醒我们,把我们无始以来的包袱彻底去掉,令我们轻装上阵。怎么去掉呢?就用这个不放逸、不覆藏、不纵容来如实地觉悟它,了解它的本性,即无所得性、空性。因缘而生起之种种过患,缘生缘灭之过患,非是实有,所以说“如幻业报”啊!如幻是其本质,业报是事实。虽然如幻,可我们若是不了解它,就会被这个事实锁定。所以要了解,本性无我,如幻业报。虽知不可得,而常行善法,互利互助,莫行互害。
这个忏悔对我们来说,实际是解包袱、原谅自己、原谅他人的一种随顺法性的觉悟,是原谅的一种方式。它不是一种草率的、笼统的自我安慰,而是要如实地了知其本质,从深陷其中的一种感知中走出来。
这个发露忏悔十分重要——不放逸的忏悔,不覆藏的忏悔,不纵容的忏悔。我们即了解到前面这个“残留”的本质,所以无挂无碍,认清当下缘起。我们念佛,缘佛成佛,不再缘过去自他的恶业,就有特别的忏悔方便。
十方恒沙佛,六通照知我,今承二尊教,广开净土门,
愿以此功德,平等施一切,同发菩提心,往生安乐国。
[/font][/p][/p]
 
顶部